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读者来信 >>open任栩麟的感悟格言
Email

 

读 者 来 信

 

任栩麟的感悟格言

作者:任栩麟

写于:2010年10月07日

  任栩麟同学的来信:

  问好东方老师!!!

  今天在写诗时突然有些感慨,因为诗道和人道是相通的,艺术和佛法是相通的,一切的最高指导原则本是一码事,人生本应“自然而然”而不是“矫揉造作”;艺术创作在于当下的“有感而发”,那么给您写信,也是我当下的“有感而发”,所以信手拈来,写下以下这些,以此向您顶礼、感恩、问好!

  我的点滴感悟——

  ○道法自然、诗法自然、吃饭自然、做事自然、悠闲自然、劳碌自然、享福自然、受苦自然、烦恼自然、解脱自然、修行自然、结果自然!生活自然流,处处不离道!

  ○不修行的有两种人:一种是俗人,一种是佛。但究其实,烦恼凡夫无需修行,佛修亦无修!

  ○我们没有失去过什么,佛也没有得到过什么。我们用它示现了烦恼,佛用它示现了觉悟!

  ○本质上毫无差别,现象上触目惊心。本质上轻松无二,现象上严峻迫切,所以,修行来不得丝毫马虎!

  ○自控是强者的本能,放纵是弱者的借口。能否严格要求自己,绝对必然是修行者上天或入地的法条。有的人修行得成就,是因为他持戒精严,不令自遵;有的人修行入地狱,是因为他拿穷人的家当,去学做了富翁的气派!在佛的眼里,能否严格执戒,是孺子是否可教的绝对标准!

  ○不明白济公活佛的行为,是因为不明白济公活佛的心量。我们不能冠冕堂皇地盲目跟风,就如同俱胝禅师竖起来的手指是“道”,而小和尚竖起来的只是“指头”!

  ○从表面上看,魔王惑世者也会慈眉善目地伪装;从表面上看,得道者也可能是奸偷屠贩之徒。我们不能只解其“行”,不解其“心”!对于一个有道之人,无论他的行为是怎样的,都能予我们开启悟性有很好的随机性启示;对于一个蒙蔽心性的人,他的呼朋引众和一呼万应,反可能将追随者拖向越来越深的泥潭。

  ○当我们的心中竖起了一个不灭的神时,我们也应该同时竖立起这样一个形象——这个神倒下的那一天。因为从外相上求,有不灭就必然会有灭亡。

  ○我们之所以会看这个世界污浊不堪,是因为我们忘记了擦拭自己污浊的眼睛。或者说,我们的眼睛本来就是透亮的,我们却强认为它是污浊的,所以外在的一切才显现得污浊不堪!

  ○我们看遍了一切的风景,唯一没有看到的,可能就是内心的风景。而内心,是外在一切风景的总导演。

  ○寂静诸尊与忿怒诸尊是一体两面。有多大的慈悲就有多大的威严,如何示现,是随机地看我们如何需要。

  ○佛只住世了四十九年,所记录下来的佛经也终有消亡的那一天。但究其实,佛法在每一个当下都存在着,而每一个当下,又都是新鲜的佛法!

  ○事相上有正法末法,事相上有迷人悟人,但根本上,惟有一“心”,心无正末,心无净垢,心无迷悟!

  ○我们求佛的庇佑,佛相终有一天自己也会毁坏;我们捍卫正法不灭,同时也不可避免地制造着末法的来临,因为成是坏之母,正是末之母,我们诚惶诚恐,我们不知所措。之所以不知所措,是因为“只缘心在分别中”!之所以诚惶诚恐,是因为“挂碍来去相,不识真本来”!

  ○自私是一切苦果的根源!

  ○为自己聚拢得愈多,只会使自己的心眼愈小,使小我更束缚;为他人付出得愈多,则会将小我升华至“无我”,将小心眼升华至“至大无心”!

  ○无心而作,作而无作,才是真正的自由!

  ○能够为我们带来福报的,不是布施的财物,而是这颗布施的心!

  ○福报是我们本具足的,只要我们自己不克扣就行。如果穷了,那就需要把自己克扣自己的福报给放开。

  ○之所以要布施,就是要施舍掉这个自私的“小我”!

  ○愈求心愈小,无求心无垠;求福反无福,无求福自足。

  ○我们的口袋都是满当当的,但是求什么就反会失什么。之所以无福了,是因为我们想方设法把福报往自己这儿揽,何不放下,见性福本具足!

  ○当我们嗔恨别人的时候,遭受惩罚的将是我们自己,嗔心的力度有多大,自我惩罚的力度就会有多大!

  ○当我们贪求一样东西的时候,最终失去它的将是我们自己!

  ○佛法的本质不在天堂地狱,佛法的本质在於天堂地狱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佛法的本质不在富贵贫夭,佛法的本质在於富贵贫夭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佛法的本质不在在家出家,佛法的本质在於在家出家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佛法的本质不在烦恼解脱,佛法的本质在於烦恼解脱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佛法的本质不在成佛做凡,佛法的本质在於成佛做凡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佛法的本质不在非此即彼,佛法的本质在於非此即彼的总导演,我们自己的心!

  ○一切事相上的东西本来就是无碍的。之所以会陡生障碍,那是我们心相上的分别!而心相究其实,还是无碍的!

  ○如果学佛能够真正地做到“信”,打心底里没有丝毫怀疑地信,百分之一百地信,任何事情将会变得非常简单。

  ○佛法是一付按方抓药的药方子,我们不懂药引子和药性不要紧,只要我们坚信它能治病,依教奉行按医生所说的去做,等病好了之后,我们也就成医生了。而究其实,每一个人有每一个人的药方,没有千篇一律,即使是同样的一个人,在不同的时刻不同的形势下,药方也是随之不同的。

  ○经常感觉自己是头牛,为了避免对牛弹琴,佛陀想尽一切办法用了很多善巧方便,为了提升自己的智慧,我只有勤勤恳恳实践佛陀的教诲!我不能贪吃那八万四千根稻草,否则,我的一生都将是对牛弹琴的可悲!我必须学会,自己制作稻草的方法,因为只有觉悟的牛,才可以应机地制造那八万四千根稻草,才可以高枕无忧地管饱!

  ○我们眼里的佛,只会是我们自己的翻版,我们所自我约束的世界就如同井口那么大,井底之蛙安知鸿鹄之志?因此什么样的人,看到什么样的佛!

  ○成就别人才是成就自己的唯一之道!

  ○回向给自己不如回向给别人,回向给小圈子不如回向给大圈子,回向的对象越大越能利益自己,自私地回向给自己利益反而小,但是这种回向,必须是真心真意的,而不是口是心非的演戏,因为一切取决于真实的心!不过经常做大的回向,本身就可以潜移默化地升华自己的心。

  ○我们要自由,我们这个自我就不能看见边界。只要自我有了边界,那就不自由了。当自我扩大到无垠无际的状态,那就是佛,那就是大自由,大自在;当自我缩小到容不下一根针的空间,那就把自己弄到无间地狱了,就将会给自己制造出这样的环境:一人亦满,多人亦满,遍卧满床……

  ○自由者无量福,反自由者无量苦。而我们经常都在做反自由者,本有的自由不要,偏偏要去求这求那,越执著失去的越多,束缚也越多。而我们最不愿意放下的,恰恰是导致我们失去了一切的“执著”!就如同有人手里攥了枚炸弹炸自己,宁可被炸得遍体鳞伤也不愿意放下,因为在他眼里,那是一块充满诱惑的糖果,他怕自己放下后一无所有。而事实上正与他所想的相反。

  ○有的人不能理解为什么不让他求福?因为正是求福,才失去了福!其实佛法是真正让人求福的,佛法让人求福的方式,就是放下“求福”,福自无边!

  ○而放下是一种心性的觉悟,跟事相上的任何扭捏都没关系,并不是让你不去挣钱了就叫放下!

  ○真正放下的人他可以是一个事相上的亿万富翁,也可以是一个一贫如洗的安贫乐道者,这只是我们眼里看到的。而本质上,他们都已开采了具足的宝藏,拥有了无量的福报!

  ○有的人所谓的“放下”,只是在执著着一个“放下”,他什么都没有“放下”,他只是本来就够累了,还给自己再增添一个“放下”的包袱!

  ○我们要求得一样东西,只需要将它放下就得到了。

  ○通过“无所住而生其心”可以“大爱无彊”,通过“大爱无彊”可以“无所住而生其心”。只是一个从理上入,一个从行上入。或者说,是一回事!

  ○宰相肚里能撑船,那么佛的肚里,能够容得下无垠的虚空!我们之所以不是佛,是因为我们的肚太小了,而我们有形有相的肚皮,就是一道自我束缚的茧。

  ○凡夫就是作茧自缚的佛,而佛却不是破壳而出的凡夫,因为佛知道,作茧自缚就是无茧无缚!

  ○愿可以发得很大,因为愿大的人心胸大、志向大、抱负大!,因为修行修来修去,无非就是让我们扩大心胸!这样的潜移默化是很有效用的。但真正要践行我们的愿,需要从一点一滴处入手!

  ○为一己之私不如为一家之利,为一家之利不如为一国之义,为一国之义不如胸怀天下,胸怀天下不如周遍法界!

  ○证入空性者至善无私,至善无私者证入空性!“空性”和“无私”是一码事。通过解“空”可以成佛,但并非不闻空就不能够成佛。忠孝仁义礼智信,任何一个字都可以做到无私。因此理行结合,才是修行的明智方式。

  ○阿弥陀佛是一切,一切也都是阿弥陀佛。

  ○我们身躯里的每一个细胞里,都可以容纳无量无边我们的身躯。

  ○解脱的过程,是一个不断松绑的过程。最终我们发现,真正导致我们痛苦的罪魁祸首,就是我们自己!其实每一个人,都应该“无为而治”!

  ○写过就写过了,做过就做过了,苦过就苦过了,乐过就乐过了,活过就活过了,死过就死过了,任何事相的本质,都无法摇曳我们的心。真正让我们感觉动摇的,根本不在于事态本身。

  ○六祖慧能看了一句话而成佛,他成佛了以后,所有的话都能看,同时也一句话也不用看了。

  ○在做任何一件事时,有的人可以做到“三心二意”,有的人可以做到“一心一意”,有的人可以做到“无心无意”!第一种是妄念纷飞,第二种是系心一处,第三种是无心无住!

  ○从事相上讲,我们是无明的,我们的觉性被障蔽得太深,我们耗费了太多的潜力,我们自心的宝藏并没有攫取出来多少;从本质上讲,我们的潜力一丝毫也没有耗费,我们和佛的力量至始至终都无二无别,也并不存在宝藏攫取了多少的问题,因为它从来就没有被埋藏过。我们始终都是佛力无边的,我们的佛光是普照一切的!

  ○极乐世界是阿弥陀佛的佛力造就的,无间地狱也是地狱众生的佛力造就的。而我们时时显现佛力,我们却不自知!

  ○通过念经坐禅也可以入道,通过艺术创作也可以入道,通过冲锋陷阵也可以入道,通过吃饭走路也可以入道,通过任何一个契机都可以入道,道本是自然而然的,怎样入道,也本是自然而然的。道本未离人,道遍周一切,事事皆在道中,事事皆可入道!

  ○迷也好,悟也好,都是在道中的;烦恼也好,解脱也好,都是在道中的;愚痴也好,觉悟也好,都是在道中的;我们六道往还,是源于我们在道中;我们苦海无边,是源于我们在道中;我们渴求解脱,是源于我们在道中;我们学佛修行,是源于我们在道中;我们得道成佛,是源于我们在道中。

  ○什么是“无我”?“无我”不是成天执著一个“没有我”,也不是矫揉造作地提醒把自己忘记,这样只会使“我执”更加深重。“无我”是一种自然的无碍,“无我”是一种心胸无限大!虚空有多大?——虚空无限大!而觉者的心胸可以吞得下虚空,他的心胸不是作茧自缚的囹圄,而是一种本然率真的自由态。真正的自由,亦是感觉不到的!

  ○艺术创作应该抛弃掉一切的功利、一切的浮躁、一切的虚荣,抛弃掉一切障蔽天性的障碍,处在随性无碍的自由态当中,没有丝毫的芥蒂和梗阻!那么所有的一切,也应该如此!

  ○艺术创作的本质,包括写诗的本质,它一定是有感而发的,而不是无病呻吟的;它的创作是自然而然的,而不是矫揉造作的!道法自然,诗法自然,法无定法,诗无定法,它该是怎样,就是怎样,一切都是率性而作、得机而成的,成又不执于成!无住无滞留,无心枊成荫!那么一切,也本来是如此的。

  ○与其执著于“无我”这两个字的概念,还不如实实在在地做到“大爱无垠”!

  ○有的人,他一生都无福听闻佛法,甚至连“佛法”这两个字都无缘听闻,但他却有缘活在了“无私的爱”中。别人觊觎一生都得不到的东西,他却得的这样光明坦荡!

  ○什么是看破生死?看破生死不是“非生即死”,看破生死不是“即生即死”,看破生死不是“有生有死”,看破生死不是“无生无死”,看破生死当然也不是“长生不死”,之所以无量寿,那是因为不钻生死的牛角尖。

  ○什么是道?道不是一段一成不变的文字,道的本然就是当下,该怎样就怎样,该如何就如何。失去了当下的灵动,任何的死搬教条都如同破铜烂铁!

  ○唯“信”,才能让人直达本心!

  ○这个世界上的事没有不合理的。一切的烦恼冲突并不在于事态矛盾本身,而在于我们自心的疑根。而疑根是我们自己制造的。道法本无事,庸人自扰之!

  ○世界的对错都是我们自己的对错!

  ○人心时时握有一件宝。你做对了,也不离它;你做错了,也不离它;你上天了,也不离它,你入地了,也不离它;你堕落了,也不离它,你成佛了,也不离它;你痴迷了,也不离它,你觉悟了,也不离它。因为离了它,这一切做梦的权利将了不可得!

  ○我们寻找一样东西,既然我们有这个能力去找它,那么能够寻找的这个能力,本来就是它!

  ○自心是最大的导演。它能制造天堂,亦能化现地狱;它能让你享福,也能让你受苦。自心是每一个人最无私的仲裁!

  ○佛说:“不立文字”这四个字本身就是字!

  ○自我就是个紧箍咒,愈向自私靠拢愈小,愈向无私靠拢愈大。“自我“的执著愈深,紧箍咒就箍得愈紧,“自我”就愈加痛苦;“自我”的执著愈轻,紧箍咒就箍得愈松,“自我”就愈加轻松;为了不让紧箍咒箍在头上成为永远的梦魇,我们只能将它放大,大到紧箍咒无边无际无形无相,无形无相却含括一切、包容一切,既是无我,是名解脱。

  ○你是独立的个体么?我是独立的个体么?我们坚硬包裹着的外壳是我们自己么?你与我,有分别么?

  ○上帝之所以是无所不知的神,并不是因为“祂知晓我们的思维”,而是因为“我们的思维就是祂的思维”。或者更确切地说,一回事,本无分别!

  ○如果我们扮演一粒尘埃,一粒尘埃的生灭的确是“自我”的生灭。如果我们扮演无垠的寰宇,一粒尘埃的生灭不过是一种刹那的无常。宇宙中布满着无量无边的尘埃,刹那的无常时时显现,哪一个又是宇宙的“自我”?而究其实,宇宙再大,也蹦不出一粒尘埃的心!

  ○心量有多大,魄力就有多大,魄力有多大,成就就有多大!

  ○法门就是没有法门,入道就是无道可入,这个世界再大,也从来没有蹦出过一个“道”字!

  ○对于种种的修行方式,有的人嗤之以鼻,有的人半信半疑,而真正能够得益的,必定是坚信不疑的人!

  ○正是因为学了佛法,所以才把佛法放下了。

  ○拜佛要有一颗虔诚的心,心诚则灵。这绝不是迷信之语,这里面蕴含着太殊胜的义理。而更多的人,宁愿去拜石佛泥铸,也不愿意拜自己的心!

  ○如果非要把修行分个法门,那么信手拈来既是法门,信手拈来皆是道;如果非要把修行的法门奉为“如是本来”,那么佛也会被累死;如果非要把人生分个如果,那么这世上便会有一刻不息的争端!

  ○该干什么干什么,一切本在道中,一切皆是道,佛是轻闲无事人!

  ○如果达不到自心的指归,佛法只是一门经律论浩如烟海的宗教学科;如果达到了自心的指归,佛法本身并没有任何的实质性可言。它不是真理本身,它只是指引一个“遍周一切而皆准”的真理。

  ○刚开始学佛的时候,天天在谈论佛法,一刻也不离佛法,尽可能占用更多时间来做与学佛有关的事,认为努力做功课才是精进。学佛成了最大的愿望和志趣,其他悉皆打入冷宫。把花时间做其他无关紧要的世间事都视为无意义,觉得应该对生死大事负责,应该把时间多用在学佛上,不能浪费大好人身。后来才慢慢地发现,不是这样的,所有的事竟然都是相通的,信手拈来皆可入道,艺术创作也好、军事指挥也好、商业决策也好、科研状态也好,乃至小到吃饭走路闲聊逛街也好,乃至想象到的想象不到的一切也好,适宜写出来的不适宜写出来的一切也好,它都无时无处不在到你想甩都甩不掉,不是这样吗?还区别什么呢?做任何事都可以进入无为自由态嘛!或者说任何事的本身它就是无为自由态嘛!把它叫禅也好,叫如来也好,叫随机应变也好,叫道法自然也好,叫别的什么也好,都是一样嘛。生活中时时刻刻都是悟道的契机,干什么什么成!此时才知道,佛法并非是神圣的,吃喝拉撒睡也并非不神圣。所谓出世的佛法与所谓入世的世间事根本没有什么对立性可言,它只是同样一个东西叫了不同的名字,只是同样的概念通彻在自然的生活和领域。难道只能局限于捧起经书,我写作不可以入道么?我画画不可以么?舞蹈不可以么?我搞发明不可以么?或者说难道非要局限于通过什么手段么?我躺着不可以么?站着不可以么?我什么也不做不可以么?好好坏坏不都是这样么?可以这样随机地修,或者说这样本来就在道中。什么不都是恍兮惚兮的无为自由态么?这个世界上的任何一件事,山河大地,所有有道的无道的,本来就是恍兮惚兮的!山河大地本自然,语默静动皆是道。谈佛也好,不谈佛也好,难道“道”能跑远么?吃饭的端起饭碗不是做佛事么?写作的拿起笔杆子不是做佛事么?泼妇骂街不是做佛事么?好事坏事不都是做佛事么?一切不都是做佛事么?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一切本自然,一切都是佛法。

  以上是昨天和今天写的,既然要向您汇报一下,那我就把以前点点滴滴写的感悟也一并向您发来吧,都是在博客微博空间这些地方随手记录的,只能零散地找来复制一些了,我觉得这种感悟也是一种不断提升的过程,今天写过的东西,明天再重写,就会有新的豁然,比如说今天写的这些,感觉就会比以前记录的这些敞亮很多。总之感觉到了最后,应该把写过的感悟全淘汰了,真正的大自由态,应该是无关于写什么或不写什么的吧!

  以前点滴记录的感悟——

  ○问题往往不在於问题本身,而在於产生这一问题的疑根!

  ○生命本来就是如是的,而心中的疑根分别无非就是庸人自扰!

  ○之所以我们有解决不了的命题,是因为我们纠结在自我圈定的矛盾之中;只要从这样非此即彼的纠结中跳出来,命题本身无复存在!

  ○天道无私,天道是公平的,不会为任何一个人而开后门的!我们骗来骗去,骗到的终将是自己;我们恨来恨去,恨到的终将是自己。什么都可以骗,惟有我们的“心”,自己骗不了自己,自己做好了,会让自己上天堂;自己做坏了,会让自己下炼狱。自心是最无私的审判者。自心为我们安排了一切!

  ○一切问题都是源于自己!一切外在的不合理都是源于内心的不合理!

  ○当一粒尘埃努力舍弃自己汇入无垠寰宇的时候,他就超脱了本身的渺小性;一粒尘埃融入了广袤天地,才有他最真实的意义!或者从本质上讲,一粒尘埃就是广袤天地!

  ○要知道,无论成功还是失败,这一切都是人为相对的认定,都是暂时的,刹那无常的,人生惟一的不变就是它永远都在变,因此人生的一切需要随机应变!

  ○人生,处于高位要谦卑,处于低位要高亢;得意之时要谦卑谨慎,失意之时要高亢鸿远;即使得志也无法得到一劳永逸的安宁,即使失志也不能失去飞翔的梦想!正如同一阴一阳之谓道,抱雄就要守雌,抱雌就要守雄,如此方可阴阳平衡,不至于偏弊!

  ○一个人失了德,也就失了一切;一个人败了德,也就败了所有!

  ○放下才是真正地拥有,付出才是真正地得到!

  ○心无垠,世界也无垠!!!

  ○心是什么样的,什么就是人生的现实!

  ○人生最根本的命题——认清你自己!!!我们之所以认为我们和佛有所不同,是因为我们根本上不相信我们自己,无论这样的不相信,隐藏得多么深!

  ○一个人要实现智能的飞跃,就必须以目前的狭隘智能去领悟更高一层的智慧。一个人要实现人生的突破,就必须以目前的素质惯性来达成高素质境界所需要的德能。人生的种种瓶颈与困境,正在於此。就如同一头牛必须以自己的智能去领悟乐韵的美感,而同时牛放弃不了自己智能的执著局限,就永远也无法突破瓶颈!

  ○过去的已无法挽回,未来的还没到来。对於过去和未来最好的交待是:把握好现在,把握好当下的每一刻!

  ○有时候换个角度考虑问题,悲剧就能变成喜剧!

  ○不要相信自己侥幸的借口。只要有了第一次的放纵,就有了无数次的不可挽回!

  ○如果真的要成就,我们真的还是要相信自己。因为佛说:‘自性自度’,上帝说:‘只有自己才是自己的救世主’!在这个世界上,如果连我们自己都舍弃自己,还有谁会相信我们呢?与其寄奢望于别人的救助,还不如去反诸求心!

  ○修行之所以止步不前,就是因为自我劣根的惯性不可小觑。我们应该相信,人生拥有无限的可能。首先最大的可能,就是超越自己一而再再而三发作的鄙陋习性,然后焕发一个全新的人格,创造出更多的可能!

  ○幸福并不是以金钱财富的多寡来衡量的,所谓“欲壑难填”,心的欲望无止境,水涨船高的不满足就永远会走在金钱的前面,失去了自心观照的疲於追赶,舍本逐末的心外奔驰,是永远也找不到幸福老家的!一切参照、对比、欲求不满,无非都是自心硬扭捏出的执著和障碍,而自然态本无这些分别!只有认得真、识得心,才能达到幸福的彼岸!

  ○过去心不可得,现在心不可得,未来心不可得。我们却总是庸人自扰地沉浸在自我编织的莫须有烦恼中,为尚未得到的“未来”和已失去的“过去”担忧,而错过了每一个自在无碍的“当下”!

  ○如果觉得别人有什么做得不恰当的地方,首先应该反省的是自己有没有同样的缺点,并引以为戒。至于别人的一切优点,毫无疑问更应该满心欢喜地去学!以人为镜,才能净自身!

  ○人生应该以苦为师。“天将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增益其所不能。”天要成全某人,必先给他一个苦难的磨砺。不经苦的,必流於温室中的花朵,环境优越安逸,不曾体受贫苦艰苛为何物,暴风雨一来即遭摧折,不能有大的担当,成不了事。即使老天给的是安逸的环境,也要自我寻找苦难的磨砺,才是上智人。

  ○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是一回事,事无大小,唯在其“心”!

  ○自私与无私,等同于如下的概念——狭爱与博爱、有限与无垠、我执与无我、尘埃与本然、妄想与清醒、自缚与自在、烦恼与菩提、地狱与天堂、苦海与解脱、井底之蛙与海阔天空,即是凡与圣的根本分水岭及不同层次的探讨,亦是万法唯心宗教同源的修行本质。

  ○“施”比“受”更有福!当你的心性哪一天能够从渴求外界温暖给予的“受爱”状态,升华为能够自然无私地去向自身以外“施爱”状态,那么此时你会惊讶地发现,你以前心灵中所缺失的种种,不知觉间就已然不复存在了,以前种种心灵痛苦的命题将会立不住脚,以前极力渴求而求之不得的,此时将会不求自得!

  ○在问题中解决问题,只会增加一大堆的问题。只有从问题中跳出来,问题也就自然不复存在了!

  ○爱向外扩展,如同心灵的光环从小小自身不断向外同比例放大,当你的光环已然能够温暖一片海阔天空时,处在光环中央的小小自我,还会缺失任何温暖的感觉吗?而实际上,此时海阔天空就是自我!

  ○学佛之所以非帝王将相所能为,是因为他的心量比帝王将相更大,抱负更鸿远,能容纳一切天地众生,觉悟一切天地众生。海纳百川,有容乃大;虚空再无垠,也跳不出佛的心量。

  ○佛在心不在相,有披着袈裟觉悟的人,也有一介白衣觉悟的人,觉者为佛!

  ○天堂地狱也好,佛上帝众生也好,各种生命形式也好,各种环境处境也好,周围各种人、事、物也好,你所看到、听到、接触到、意识到的一切都是自己心相的显现。

  ○心是自己的上帝,心是命运的主宰,命运只会如实地反映自己的心相,心的本质是无私的、公平的。

  ○很多人都害怕地球毁灭,但末日审判,无非是自心的审判。心外没有末日,心外没有救世主。

  ○一切善恶诸缘,无非是自心自作,在心性上有什么样不良的落处,就会给命途化现出相应不良性质的果报。

  ○命运是自己造的,心善,命就善;心恶,命就恶。心安逸,命就安逸;心颠簸,命就颠簸。心光明,命就豁达;心蒙昧,命就愚钝。

  ○只要能够把志定住,规划就是自然而然的,无为而治,丝毫无需刻意;只要不能够把志定住,规划就是一次又一次地扭捏做作,并且一次又一次地重复失败。

  一直没有给您写信汇报,下一次写信也不知在什么时间。以前总感觉没有时间,其实,时间是个最自由的东西。我自己的情况自己了解,实事求是地讲,依然差得很远,但是不灰心!以上这些只是有感而发,即刻而成没有体统,感觉自己的进步虽然微乎其微,但总体感觉还是向前走的,那就把一切都交还于自然吧!我该去吃饭了,真心地向您顶礼!

上传日期:2010.10.09

东方阳熹批注:

  以上是任栩麟同学10月7日的来信,未做任何改动。

  仅凭此文所言,本人可以拜任栩麟同学为师了。

  人是上天造就,才智是上天的演化,就目前的天时和人类走向,我相信类似任栩麟这样的同学会越来越多,遍地是佛和菩萨的日子已经到来。

  知易行难。外在是内心的表现。我们期待任栩麟同学能够为世界永久和平、为人类大同、为拯救世间的苦难有所作为。

  相关文章:

  《原来自心是真佛》

  《烦恼即菩提》

  读《一位小姐菩萨的来信》有感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