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那若巴尊者所经受的“十二大苦行”(图)
Email

 

那若巴尊者所经受的“十二大苦行”(图)

摘自:《冈波巴大师全集》之《吉祥荟萃·附录一》

 

 

  苦行第一:

  在两人行经一片竹林,向下走去的过程当中,大圣帝洛巴转过身来,突然将那若巴尊者打翻在一个砂石洞中,并用一段竹棍,猛击他的身体要害,那若巴尊者就这样被莫名其妙地打了个半死。

  大圣帝洛巴只是盯着他的面孔看了一眼,就想离开;这时,那若巴尊者虽然已经动弹不得了,但是,仍然坚请帝洛巴尊者留下来住在附近;而大圣帝洛巴却是二话没说,扭身便就远远地走掉了。

  (那若巴尊者被独自留在那个地方,心中历经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就这样苦熬了三夜,大圣帝洛巴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有气无力地回答说: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

  在这种情形之下,大圣帝洛巴只是在他的身上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都恢复如常了。这时,大圣帝洛巴,也给尊者取了一个新的名字——那若巴。

  苦行第二:

  从此以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那里。

  一次,有位法主正在讲法,出家徒众们还在法席之中受教,尚未用斋。这时,大圣帝洛巴却说:

  “那若巴,我已经饿得站不住了!你赶快去,在他们没有开斋之前,先要些吃的来!”

  那若巴尊者听了之后,自然不敢怠慢,赶快照着去做。但是,那个寺庙的典座师父却对他说:

  “还未供养僧众,怎么能够先给你呢?!”

  因为尚未供养僧众之前,不能先施予他人,这是各地佛教的规矩,所以,任他怎么乞求,那位典座师父却也怎么都不肯给他。

  那若巴尊者一看乞求不到,于是,就打起其他的主意来了。他偷眼左右顾视着,准备伺机而动。趁典座师父没有在意的时候,猛然舀了一托巴的斋饭,就想逃跑;可是那寺中的守卫,却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提着棍棒,追了下来。

  在这紧要的关头,大圣帝洛巴只用一种独特的眼神,冲他们轻轻地瞥了一下,那些追赶他的人们,便就都僵立在半路,动弹不得了。据说,等到那若巴尊者脱离了危险,大圣帝洛巴才解除了那些人的僵立的状态。

  苦行第三:

  在那个地方供养上师之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哪里。

  有一次,他们两人一起爬到了佛殿屋顶的最高处。这时,大圣帝洛巴又考验那若巴说:

  “如果真有不打折扣地按照师长的教敕去做的好弟子,他就应该从这高处跳下去!”

  听了这样的话,那若巴尊者心中盘算着:

  “这里又没有其他的弟子,看来,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

  想到这里,那若巴尊者也就义无反顾地跳了下去,以致两条腿都被摔断了。帝洛巴上师只到近前看了一眼,就又不管不问地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被独自留在那里,心中历经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就这样苦熬了两三夜,大圣帝洛巴尊者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面前,并且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有气无力地回答说: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

  这时,大圣帝洛巴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都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四:

  又有一次,正当他们师徒两人结伴而行的时候,大圣帝洛巴却用很多花朵结成了一个上好的花鬘,递给那若巴尊者,并吩咐说道:

  “在岔路口的下面,会有两个人护送着一位新娘走来。在遇到那几个人之后,你要对他们说‘请把这束美丽的花饰,戴给新娘’。对于你的祝福,差使们会表现得非常高兴,在他们向你馈赠礼物的时候,你不要去接,而要趁机去摸新娘的奶子!”

  那若巴尊者听了师父的嘱托之后,当然不敢怠慢,于是,赶快照着去做了。对于尊者的戏弄,两位差使恼羞成怒,于是,就把他高高地吊了起来。

  在这种情形发生之后,大圣帝洛巴才又不慌不忙地轻轻走来,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又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尊者毫无怨言地答道:

  “我是照着上师您老人家的意思去做的,这不,就被他们吊了起来,现在我都快要死掉了!”

  大圣帝洛巴依旧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五:

  又有一次,因陀菩提的妻子,想请大圣帝洛巴作为荟供的主法者,于是就极为殷重恭敬地祈祷说:

  “大家都在说您大圣帝洛巴慧贤尊者具有神通;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么,就请您劳驾到我们的荟供聚会中来吧!”

  大圣帝洛巴借助于神通的力量,收到了她的邀请之后,别人多日的路程,他们在一夜之间,就赶到了那里。那时,那若巴尊者也已经获得了神通,于是,他们两人就一起利用神通,进入了祈祷者的庄园之中,悄悄地躲在了一座房屋的角落里。

  过了一阵子,有一个人突然发现了他们,于是就惊慌失措地大声叫喊起来:

  “嗨——,房间角落里藏着两个叫花子!”

  听到他的喊叫,因陀菩提的妻子也想起了先前的祷告,于是,就告诉大家说:

  “我先前曾经祈祷过大圣帝洛巴尊者到我们的荟供聚会中来,因此,我想有可能是他。”

  他们经过询问查证之后,于是,那些参加聚会的人,于是就在大圣帝洛巴的面前,作了广大的荟供、供养以及承事。[此则似乎无苦可言]

  苦行第六:

  从此之后,照样还是大圣帝洛巴走到哪里,那若巴尊者便跟到哪里。

  走累了,大圣帝洛巴就倒卧在一条大河岸边,吩咐道:

  “那若巴,我肚子饿了,你去帮我讨点东西吃吧!”

  那若巴尊者于是就越过大河,设法要回了一团米饭。这时,才突然发现在上师的卧处之上,躺着的竟然是一个比丘!那若巴尊者心想:“那个比丘肯定是上师的化现!”于是,还照旧供养他食物。

  万万没有想到的是,那变化为比丘的大圣帝洛巴,竟然勃然大怒,并大声地诃斥道:“你这个坏蛋,岂有夜晚供养比丘食物之理!”说完便狠狠地打了那若巴尊者的额头,就装作气哼哼的样子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心中忖道:“这个能变化为比丘的人,肯定是个了不起的大成就者!”于是,仍然跟在那人后面走。

  大圣帝洛巴大师在一片茂密的林间,走了半截却又倒转了上来;重新走下去,又倒转上来;又走下去,还是未能顺利地通过。

  那若巴尊者赶快跑过去,详细查看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这时才发现,横在他们面前的,是一条一庹来宽的水沟——这条水沟既难以跳过,又难以蹚过,因为水中长满了吸血魔鬼般的水蛭!

  看到这种情况,那若巴尊者于是就毫不犹豫地向上师请求道:

  “由我躺在水沟之上,作为人桥,您从上面走过,师父您看意下如何?”

  帝洛巴上师答道:

  “只要你愿意,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于是,那若巴尊者就照着自己的想法去做了。但是,由于大圣帝洛巴故意走得十分缓慢,因而,耽搁了很长的时间。

  等到大圣帝洛巴完全走过之后,那若巴尊者才勉强挺起身来,但由于尊者周身布满的水蛭,几乎喝干了他全部的血液,所以,那若巴尊者又重新无力地倒在岸边,昏了过去。

  他又被孤孤单单地留在那儿,而大圣帝洛巴上师,也就又独自悄悄地走开了。

  (那若巴尊者被独自留在那个地方,心中历经万般感慨,自不待言。)

  这样过了三夜,帝洛巴上师才又重新出现在他的身边;而尊者此时也略微清醒了过来。

  这时,大圣帝洛巴又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样,你感觉难受吗?”

  那若巴尊者答道:

  “很难受啊,师父,我都快成尸体一般死掉了!”

  帝洛巴只是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七:

  那若巴尊者与大圣帝洛巴两人,在行经一片尸陀寒林的时候,有一次,那若巴尊者化缘归来,发现这次所讨到的食物,味道真是美妙绝伦,似乎以前从来没有尝到过这样的美味。尊者自己舍不得享用,心中忖道:

  “这么好的东西,我必须全部供养给上师!”

  大圣帝洛巴上师为了圆满那若巴尊者的资粮,也不断地咂着舌,显出十分受用的样子;口中又不断地赞叹说道:

  “嗯,那若巴供养的饭菜,真是好吃!”

  那若巴尊者听了这话,自然是非常地高兴,于是心中暗想:

  “我这师傅很难伺候,以前无论供养什么,也都没见过他这样高兴过;既然上师老人家十分偏好这种食物,我看还是得设法再找点儿来!”

  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上师,大圣帝洛巴答道:

  “只要你愿意,那当然是再好不过的了!”

  他试图从另外的地方找到同样的食物,但是未能如愿;按照印度的传统,没有一天之内两次去同一个地方乞食的习惯。因此,那若巴尊者心中有点儿犯嘀咕,但还是壮着胆子去了。

  他看到装有同样食物的容器,仍然还放在原处,趁人不注意的时候,那若巴尊者端起那容器,就想溜掉。但万万没有想到是,自己不但被人发现,而且还被追上来的人抓住了。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气急败坏地把那若巴尊者高高地吊了起来,直到打得动弹不了,方才罢手。

  直到这种情形发生之后,大圣帝洛巴才又不慌不忙地轻轻走来,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毫无怨言地诉说了先前发生的事情。

  帝洛巴又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也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八:

  据说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把那若巴尊者领到了一片杳无人烟的广袤荒原,并告诫他说:

  “那若巴,你在这荒原之上,到处去流浪吧!记住:不能吃、不能喝,更不能休息!”

  由于这是出自上师帝洛巴之口,因而,那若巴尊者言听计从,所以弄得精疲力竭、骨瘦如柴,直到耗尽了最后一丝力气,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就在他濒于死亡边缘的时候,大圣帝洛巴才又不慌不忙地轻轻走来了,并戏谑地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毫无怨言地说道:

  “我按照上师您的吩咐,依教行事,这不,就弄成这个样子了呀!”

  帝洛巴又只冲他轻轻地挥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九:

  据说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燃起了三大堆篝火,不紧不慢地说道:

  “有人敢坐在这中间吗?”

  那若巴尊者心中盘算着:“这里又没有其他的什么人,看来,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想到这里,于是就毫不犹豫地跳了进去,呆在三堆烈焰中间,最后,以致皮肉骨骼都被烧烂,弄得红红白白地翻露了出来。

  当他的阿赖耶识都快要从心中逃逸而出的时候,大圣帝洛巴才又不紧不慢地轻轻走了过来,冲他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第十:

  又有一次,大圣帝洛巴对那若巴尊者说:

  “你去把王后请来!”

  那若巴依教奉行,去请王后。到了王后的住处,却不由自主地粗鲁地抓起王后,就想请她过来。

  这时,王后身边的仆从护卫,恼羞成怒、气急败坏,把他高高地吊了起来,打了个半死。

  他心中虔诚地想道:“我这都是为了上师啊!”当这样的念头刚刚生起的时候,一切就又立即恢复如常了。

  苦行十一:

  据说又有一次,王后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

  “有人敢去把这个王后抓来吗?”

  那若巴尊者心想:“看来,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于是就勇敢地冲上去,抓起了王后。这次又被御林卫士打得半死。

  直到出现了这种情形,大圣帝洛巴才不紧不慢地轻轻走来,冲他挥了挥手,一切也就又恢复如常了。

  苦行十二:

  据说又有一次,某个大臣的妻子,坐着轿子出现在两人面前。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询问道:

  “有人敢去把这个大臣的妻子抓来吗?”

  那若巴尊者心想:“看来,这话肯定是冲我说的了!”于是就勇敢地冲了上去,抓住了那个大臣的妻子。

  没想到这次的问题极其严重,要知道,狠毒的大臣护卫,竟然砍断了他的四肢!

  那若巴尊者心想:

  “这次完了,恐怕再也不能恢复喽!”

  正当他绝望的时候,大圣帝洛巴又慢条斯理地轻轻走来,问道:

  “那若巴,怎么了,你犯了什么错儿?”

  那若巴尊者依旧毫无怨言地回答道:

  “我按照上师您的吩咐,去抓了大臣的妻子,这不,就被他们砍断了四肢!”

  大圣帝洛巴听了之后,就把他的四肢对在一起,只是在上面轻轻地挥了挥手,一切就又恢复如常了。

  大圣帝洛巴虽然想尽办法,用十二大苦行苦苦地折磨着他,但是,那若巴尊者对于上师的信心,据说却从来没有出现过一刹那的动摇啊……

上传日期:2016.03.02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