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大圆满的见地与修道次第(图)
Email

 

大圆满的见地与修道次第(图)

原文标题:宁玛派龙钦巴大师所传道次第及所摄四种根器

作者:丹增

来源:中国西藏新闻网

发表时间:2010年1月6日

 

 

  龙钦巴尊者(即隆钦饶降巴)的著作颇多,如讨论显密各种教理重点的《七宝藏论》,实修要门指示的《三休息论》,深入人心的《龙清三十诫颂》,此外还结集整理了不少早期宁玛巴大成就者的大圆满修持法要《仰兑》等法轨。至于与修道次第有关的著作可见于《龙清心要》一书中。

  《龙清心要》为大圆满法统最重要的要门口诀部教授,按口诀部教授重要的有四支,此为其一,乃龙钦巴注解导引,后由大岩取师法王无畏洲弘传于世。汉译有二:一为《隆钦心髓引导文》,此译本欠缺大圆满法要的正文,只具备前行即道次第之开示。二为《大圆满无上智广大心要前行次第法及本觉道次第》,此译本包括大圆满正文开示,但却混合了传授者个人补充的某些教法。而修道次第所担任的角色,是作为修持大圆满者的基础调心法门。未具深厚宿根的行者,藉此前行把自身相续调炼成为堪受大圆满心要的具根法器,与新译密续如《时轮》、《能怖金刚》诸教授的态度一般,此中道次第被视为一块稳固的踏脚石。这点是新旧密续共一的观念,龙钦巴尊者亦不例外。然而若我们不掉以轻心,仔细地研读文中内义,便会发觉到这位重视大圆满法的龙钦巴在运用道次第辅助大圆满法的传授时,由始至终均紧握大圆满法的见地。

  简要言之,大圆满见是强调佛果三身是自然任运当下具足于每一众生之相续中,这是不假修持的,修行时也不象其他显密法要一般励力依次伏断烦恼而成就佛果,其重点是依照一些特殊的禅修指示,让心如其本然任运安住本来如是之状态中,如是佛果即能展现。基于此见而引生的大圆满修持亦讲究自然任运,无修而修,坦然而住,不擒不纵,佛境与众生的距离近在咫尺,几乎伸手可及。龙钦巴亦以此见地来带动修道次第,一方面令行者依次第练根铸器,一方面同时开始尝试把捉大圆满的特殊见地,这点与其他传承的修道次第是颇不相同的。例如一般道次第在开始时极为强调闻法、择师的态度等法轨,再进而论述出离心、菩提心的范畴,但龙钦巴的道次第却在此阶段要求观一切如母有情,本具佛性,但因二障而枉受三界轮回之苦,自造秽土而不见净土,由此胜解而发无上菩提心,更进一步指示行者远离凡俗分别妄想、净观传法导师之恩德等同诸佛眷属菩萨,说法处所胜解为佛刹净土,所说不论大、小乘教理均视为究竟妙法。由此揭示出诸法各具殊胜妙德,一切分别妄想均如洪炉点雪般消融于大圆满平等法界中。大者诸法无一不遍,圆者诸法互不减损,满者诸法平等具足,此三特性全具于行者的本心中。

  大圆满法传统上均一致认为是上根之法门,堪能接受此法的人本就稀少,然在实际情况下却有不少的行者欣慕此甚深法要,所以应先探讨一下修行此法要的行人其根器之类别,约可分为一下四类:

  第一类是宿世已积习深厚资粮者,他们不单在慧力方面能把握大圆满见,就是在实践上亦早已圆满基础的修行,可以直探大圆满法的堂奥。

  第二类是只具备纯在见解上的理解力者,于实践上仍未得力。

  第三类是信心具足,行持踏实谨慎,但慧力却不锐利,见地亦低下,难以理解甚深究竟见的行人。

  第四类是既无慧力又不务实修持的人。

  以上四类,第一种能于大圆满法中获大义利,甚至可于此生中取证佛果。修道次第的种种前行修法对于此类行者是不再需要,就是依传法程序对他们复述前行次第,也多只作印证的作用,或为了圆满达成整套授法仪规而已。龙钦巴尊者为求行者能根、道、果(见、行、果)相续一致,便在道次第前行这阶段揉合大圆满见一并传授,如此更能契合此等上根者的行境,免除见行背道而驰及不对机说法之过失。

  对于第二类众生,尊者先示深见以摄伏其心,让他们依见起信、深忍乐欲,知悉一切前行次第均为大圆满见所摄,远离高低、小大之分,一切皆为普贤王如来三身所流出。如是便能发清净心依止次第前行,于三界五欲起出离之念,缘无量如母有情生起菩提愿行,最后得以真实接受大圆满法的修行。循个别行者精进力之大小,便能分别于短期或数生的时间中而得证品位不同的果位。

  第三类品性的众生,大圆满法对他们只具结缘作用,须待彼等未来慧力增长时方能入此法之门庭。虽然当下未能理解教法的内义,但此刻因以净信听受此法要(结缘的作用,适合任何显密教法),已于心识中种下殊胜因缘,故于未来,甚至无数生以后,当众缘具备时便能再遇此法门并于此获益。尽管结缘传法有如是利益,但主因还有赖于听法者当时的心理状态是否洁净具信,而且事实上此类行者在目前已难于大圆满法中获益。笔者认为凡是这类属于较高、较直接的教法(如禅宗、大圆满、大手印法),必以见地为前导,若行人不能得其见地,便无下手之处,就是勉力行之,也是有形无实、徒费光阴而已。故大圆满法亦如汉土禅宗一般,于学者入门之初也是贵乎行者之见地、暂不重其行履。凡曾真实接受大圆满法灌顶仪轨而非结缘循例式的行人,足可证明笔者所说属实。(大圆满灌顶传法与一般密法灌顶不同,其中包含了一些对心性的指示及考问,受法者若不能提出令导师满意的答案,便有可能被暂时终止继续受法。)

  最后一类众生,由于见行皆劣,传统上是不被允许听受大圆满法要,以彼心力羸弱,边执坏见深重之故,强习究竟见行,只会有害无益,使甘露变为毒药。具量的大圆满导师深明一切众生本性等同佛陀三身,为尊重及护念此等众生,故起大悲心把此法要暂时保密不宣,不在初步阶段与大圆满见和合传授,先让他们按一般道次第的常规逐步向上提升。

  综观以上四类根性,笔者认为龙钦巴的大圆满教规应以第一类众生为正根,因即身成觉本来就是大圆满法所强调的殊胜功德。而第二类众生则为旁摄,第三、四两类有情皆非本法所对向、所接引的根器。至于能为本法所接引的首两种根性的行人中,第一类的大根大器者,事实并不多见,反而以第二类根性者居多。此类行人慧见虽高,但心力薄弱,行持仍未得力,正是说易行难,故往往在短期内(今生)也难臻至大圆满一生成就的标准。龙钦巴尊者便为此等行人于此法要的前行次第内加入能增益密乘修持的不共特别加行,像曼达供、施身观想法要等等以作补充之用,更于结行中开示那能把行者今生所积习的有限福、慧、善根总摄汇集,回向胜果的往生净土迁识法要,令未能对生死大事自有把握的发心行人在临终死相现前时,仍有最后归向。心不颠倒,发愿往生品位不同的净土。对末世众生的护念,尊者可说是无微不至。

  通过对这种特殊次第前行的认识,可让我们了知以龙钦巴为代表的宁玛巴修道次第确与其他传承的法规不相类同。除上述各点外,龙钦巴尊者还采用了很多带有密乘观念的教理和观想法门来辅助其前行次第的弘扬,所以在《龙清心髓前行引导文》一书中,洋溢着浓厚的密乘色彩。因讨论起来颇为复杂繁琐,且远离本文目的,就留待有志者自行探讨了。又龙钦巴在阐释其前行次第法时,不依循传统的引经据典、标宗立量、破执答难的论师风格,反而重视前贤实践所得的宝贵经验口诀,令行者倍感亲切,易起共鸣。难怪雪域三贤中,尊者以“说理明显”这美誉,而与萨班贡噶坚赞(萨迦四祖又名萨迦班智达)及宗喀巴罗桑扎巴齐名。不过这特点非尊者的道次第所独有,在其他传承的教典中也具有这种以口诀成书的著作,如一世达赖喇嘛根教主巴的《菩提道次第初修法门》及迦当巴的《上师语录》等,皆是此种体裁的作品。

  龙钦巴尊者对宁玛巴法要的整理,其成就是骄人的,其对藏传佛教的贡献及影响也是深远的,而我们亦应清楚认识到,龙钦巴尊者所弘传的宁玛巴修道次第,其不共处乃是与大圆满法要共同运作,二不分离的密乘前行指导。

  道次第在龙钦巴看来,纯粹是入密之钥,是前行,非正行,与其他传承那些与密乘可断可续的道次第法规是有所不同的。尊者盼望乐修大圆满法者,不废因果,殷重进入无上法要的苦心已跃然纸上。他深知滥修无上法门者常出现的偏差,故起而救之,宁玛行人,当应毋忘尊者之护念悲愿。过去汉土禅僧曾有因一句“成佛不落因果”的野狐禅错见,感召五百世野狐身之异熟果。从前藏土曾有滥修大圆满法的行者,因其错误的见行,导致行为放逸流俗,令圣教蒙羞,至今宁玛法要仍常受后世所误解轻视。真正的大圆满行者是应善巧空性,不谬因果缘起,具足共道资粮的。

  西藏过去各传承大师如萨迦班智达、大宝法王噶玛巴、格鲁巴的一世班禅,皆异口同声称颂大圆满极瑜伽之可贵稀有,但他们亦同时告诫此法行者,堪受大圆满法者实稀少如白昼可见之星,概叹很多人滥修此法,比说为“法值马价而有余,人值狗价而不足”。宗喀巴大师曾说: “末世流传的大圆满法要,其见行多有混杂。” 就是宁玛初祖莲花生大师亦说: “若无正见、发心所引导,密法悉皆转为邪法。”爱乐宁玛巴法的学人,宁不抚心自问,慎学慎修乎?

上传日期:2016.03.14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