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一个游历阴间的真实故事(图)
Email

 

一个游历阴间的真实故事(图)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论坛

发布日期:2010年3月

 

一个游历阴间的真实故事

 

题记

  这是在我十一、二岁的时候,听父亲讲的。距今已快三十年了,再加上我父亲刚刚去世,所以故事的很多详情和细节已无法考证,但我还是要把它写出来,就是为了让那些还活着的人活得更好,让死去的人有个更好的归宿。

引言

  我出生在东北国营农场的一个生产队,我父亲当时任生产队长。记得那是八十年代初的一个夜晚,我也就是十一、二岁吧。那晚生产队的候会计来访,正赶上停电,所以父亲就和他秉烛夜谈。我虽然小,但却相当精神,一直听他们闲聊,最后他们说到这个世上到底有没有鬼的问题。候会计就讲了他父亲晚上赶马车回家被鬼追死的事,我父亲也讲了他小时候在山东老家看到鬼及听到闹鬼的事,最后说到他一个远房表亲被鬼索命然后还阳的故事,这个表亲家里很富裕,有些资产,村里的人都称他孙少爷。

一、无常索命

  故事发生在四十年代民国末期,山东省武城县一个村镇,那年孙少三十左右。这一天孙少骑车到邻村去吃酒席,在人家酒足饭饱后已是后半夜。那家人要留孙少过夜,担心路上不安全,那晚正是阴历七月十五,又怕他撞邪。孙少仗着酒劲非要回家,说大月亮天的有什么好怕的。那家人看留不住,就给他一把狗皮鞭子,说是可以辟邪,就这样孙少骑着自行车往家里赶。

  旷野中,孙少正不紧不慢的蹬着车,突然车前方立起两个高大的人影。明亮的月光中,只见那两个人影都身着长衣,带着高高的尖帽,一黑一白,手里拿着铁锁链挡在路中间。孙少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汗毛直竖:坏了,这不是无常鬼索命来了么。一念间,自行车已到了俩无常身前,其中一无常伸手就抓住了车把,另一个举起锁链就往他头上套来。这时孙少在惊惧中真是恶从胆边生,一挥手里的狗皮鞭子就向俩无常抽去。这黑白无常一闪身,孙少使劲的蹬着车子向前冲去。这时只听“哗啦”一声,无常从身后扔过来铁炼子就套在了孙少的脖子上,电光火石中孙少抓住铁炼子又给扔了回去,继续没命的往前冲,如此几次。飞驰中又听“哐当”一声,铁炼子又砸在了后车座子上,孙少不敢回头看,他知道无常在身后紧追不舍,只要他们的手搭在了后车座上,他就回手一鞭子。这时他脑中已无其它意识,只是下意识使劲的蹬着车子逃命。就这样月光下两追一逃,渐渐已望到了村头。

  这时已是凌晨三四点钟,正好村头一家村民起来到屋外小解。这孙少一望到灯光,听到了人声,登时精力一卸,“咣当”一声摔在了地上,昏了过去。那村民听到声响马上来查看,一看这不是孙少吗。只见那孙少牙关紧闭,口泛白沫,昏迷不醒,忙喊人将他送回家中。这天孙少家人慌乱得上窜下跳,找来几个大夫抢救也毫无见效,孙少只是昏迷不醒,又不知是什么病因,就这样折腾了一天。天色渐晚,昏迷中孙少看到黑白无常拿着锁链从屋外进来,来到他面前,对他说道:看你这回还往哪跑。说着将铁炼往他头上一套,拽起他就往屋外走。孙少刚踏出屋门,就听屋内一片哭声,他知道:完了,这回是真死了。

二、阴府游历

  昏昏然,孙少被无常牵着飘出了村外。猛然间,一座高大的城池耸立在孙少面前。入得城来,已然是白昼,却见城中车水马龙,人声鼎沸,好不热闹。不及细看,孙少被拽到一座府门前,那府门上书三个大字:城隍府。那府中坐着一位老和尚,孙少定睛一看,不觉惊呼出声:咦,这不是师父吗。忙上前施礼问候。那和尚也颇觉意外,道:徒儿啊,怎么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原来,在孙少的村镇外有一座庙,而这老和尚生前是这座庙的住持。孙少小时候拜他为师,所以才认识。孙少见问忙道:是无常将我抓到这里来的。那老和尚忙命鬼吏拿来生死簿查看,看后对孙少说:徒儿啊,你阳寿未尽,看来是拘错了。既然来了,就在这玩耍一天,到时再送你回去。孙少忙应承,即刻问起这城中之事。老和尚说道:这座城就是阳间村镇外的那座庙,我死后被封为这座城的城隍神,掌管这城池附近世人冥籍,收管魂魄。这里并不是真正的阴曹地府,所有刚死魂魄都扣留在这城里,先经过相当严厉的盘问、拷打之后,有罪之人才解到“酆都”(即阎罗府、阎王殿)这些真正的冥府去。城中白日即是阳间的黑夜,一颠一倒,除此之外,与阳间并无两样。

  闲聊之后,城隍便让孙少到城中转转,并吩咐天黑之前赶回好送他还阳。孙少在城中闲逛,见这阴府之人穿着打扮,集市叫卖,生活起居与世间并无差异。正行间,孙少猛然看到他八岁的儿子正在人群中跑跳,心惊道:这小兔崽子什么时候也跟着我来了。忙唤儿名,那儿只是不睬,孙少伸手去抓,那儿闪身往人群中一躲,便找不到了,孙少只是纳闷。之后孙少又在城中看到三位他村中之人,问他们话只是不睬,这三人身上都显有疾病。孙少明明记得他们都好好的活在世间,怎么在这里遇见,奇怪不已。天色渐晚,孙少回到城隍府,问起他儿及村中几人之事。城隍说是这几人阳寿将尽,都是患病而亡。孙少本想救他儿,城隍拿生死簿给他看家人的阳寿,孙少一看命中如此只得作罢。

  不觉时辰已到,城隍命无常送孙少回去。出得城门,只见一片昏暗,正犹豫间,孙少只觉背后被大力一推,惊叫一声,便向前跌去。

三、还阳显迹

  孙少只觉身体向前一跌,大叫一声,睁眼一看,却发现自己正躺在棺中,周围只听嘤嘤窃窃的哭声。他知道家人正为他守灵,于是拍棺大叫:我没死,快把我抬出去。亲朋好友正在悲伤,忽听他在棺中大叫,顿时吓得魂飞魄散,以为诈尸。孙少只得再叫:我真的没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围的人惊疑不定,此时天色见亮,其中几个胆大之人战战兢兢的上前,推开棺盖。孙少坐起身来,说到我真的没死,快把我抬出去。周围的人一看他并无异样,七手八脚的把他抬到炕上。孙少说我饿死了,快给我点吃的。家中人又是一片手忙脚乱,待他吃饱喝足,恢复了元气,才一五一十的讲起了他的经历。只听得亲朋好友、左邻右舍是将信将疑,又惊又怕。让人不得不信的是,那晚无常追孙少时,铁锁链砸在自行车后座上的烙印清清楚楚的印在上面。

  没过几天孙少的小儿患病不起,家中老少慌忙,寻医救治。孙少也不觉悲伤,只劝家人治也没用,肯定是不能活了,没几天孩子就死了。孙少又找到村中那三个人,告诉他们得什么病,什么时候死,让他们该吃该喝,准备后事。没过多少时日,三人相继去世,无不应验。自此,孙少游阴还阳的事便在十里八乡传开了。自那以后,孙少再不理世事,每天吃喝玩乐,悠哉悠闲。

  孙少后来告诉人们,那城门每到阴历七月十四就开一次,城中的人都会出来,有想看的就随他一起去。除了他家人没有人敢跟他一起去看,据说他家的狗在十五那天都要拜月亮。自此孙少一家人在其他人眼中被蒙上了一层神秘色彩。

  后来,那座庙在文革中被砸毁了,孙少一家人命运如何我就不知道了。

结语

  对于游阴的事例,从古至今,稗官野史和私人笔记都有记载。在我写这篇文章时,我的一个朋友还对我说起他的姥姥和母亲都有过游阴的经历。那这些事例又说明了一个什么问题呢?表面上是阴司职责失守犯错的问题,其实有更高的神在安排这一切。每到不同的时代就安排一些人到阴间地狱游历,还阳后他们再把所见所闻告诉人们。目的就是让人们相信死后会有轮回报应,从而在活着的时候要明白善恶有报真实不虚,积德行善才有后福。所以过去的人们一直信奉释儒道三教;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妻柔;相间和颜,相居和睦,巡礼守法,安居乐业,使道德维持在相当高的水平上。然而,现在的人不信鬼神,不敬天地,道德沦丧,人人为敌,为了钱无恶不做。

  对于不信鬼神的人,肯定会质疑我的这篇文章的真实性。其实对于世上的事来说,有真就有假,有对就有错;对于人来说,有善就有恶,有好就有坏;对于宇宙万物来说,有人就有鬼,有佛就有魔。信与不信,不敢强求。

上传日期:2010.03.30

东方阳熹按:

  人的肉体有生灭,人的精神没有生灭。天堂地狱,披毛戴角,为凡为圣,全由自心,修行者切莫口是心非。

  城隍庙通用对联曰:阳世三间,积善作恶皆由你;古往今来,阴曹地府放过谁。横额:你可来了。

  安徽定远县城隍庙对联曰:泪酸血咸,悔不该手辣口甜,只道世间无苦海;金黄银白,但见了眼红心黑,哪知头上有青天。

  广东揭阳市榕城区城隍庙对联曰:处事奸邪,任你焚香无益;为人正直,见我不拜何妨。

  贵州关岭城隍庙对联曰:进来摸摸心头,不妨悔过迁善;出去行行好事,何用点烛烧香。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