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杀害刺猬者的果报(图)
Email

 

杀害刺猬者的果报(图)

 

 

  这个村民叫韩石安,平日喜欢遛遛狗打个兔子,一日,在后岗,他捉了个刺猬,恰逢村子里庙会,被邻居的一个亲戚看到了,就要买,居然以五十块钱成交。

  那个买主嘱咐韩石安,要是再有这种东西,就给他打个电话,有多少要多少,说这小畜生的皮肉能当药用,自己的父亲身体不好,需要这个东西。

  韩石安一听,哟,还是个有钱户,那个年代,也只有有钱人和村里的小卖部装了电话的。

  他就留了心眼,次日,特地去后岗寻刺猬窝,找了半天,没有收获,就来到一处乱坟岗,平日这地方也没有人来,所以这一带鸟兽特别喜欢扎窝,倒是不枉此行,他发现了一大窝子刺猬,大大小小足足有十二只,反正买家是按个数收的,他就拿了大麻袋去装,刚装了三只,从坟堆的杂草里,传来几声咳嗽,爬出来两只大白刺猬,韩石安吃了一惊,这两只刺猬眼里俱流出泪来,看样子是乞求他放了自己的子孙们。

  韩石安不为所动,在全国工人平均工资都没有六百元钱的年代,这十几只刺猬够自己喝好几顿小酒了,于是他拿起棍子,朝这两只刺猬敲去。两畜生受惊,竟然发出人一样的尖叫声,逃之夭夭。

  这十二只刺猬一个不少的被韩石安装走,回家后让邻居带路,去了八里岗村买家那里。一番还价,一共卖了五百五十块钱,韩石安也够意思,回来的时候,特意请邻居喝了场酒。

  之后,也怪了,他似乎小财不断。

  事情是这样的,他老是在睡着的时候,听到床边一男一女在说话,都是关于村子里哪个路口有钱捡,在石头缝里或者在翘着的树皮里。

  之后醒来,依着这两人所说的,百分百能在那个地方捡到钱,五十,一百的。

  韩石安乐的嘴巴都要咧到脑门后了,不知道这一男一女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老是给自己传话,也见不着他们的面,只能睡着的时候,听到他们在说话。

  村里曾有过财神爷财神奶奶的传说,韩石安自然而然的把这两个声音,当成他们了。

  忽一日,韩石安睡着之后,梦到一副棺材,棺材里又传来这一男一女的对话,说八里岗村的老段死了,临死前,吞了十二个金镏子,打算把它们带到棺材里去,这事谁也不知道,他那三个不孝的儿子还在到处找这些东西呢。啧啧,这些金镏子,折合钱差不多五六万了。

  韩石安醒后,再也睡不着了。

  八里岗村,十户倒有九户姓段。

  第二日,在门口碰到邻居,邻居倒是先开口了,“俺家的那个亲戚,就是买你刺猬的那个,他爹夜里死了,刚刚他来报丧了。”

  韩石安心脏猛地跳了跳,强压住狂喜,问道,“咋死的?”

  “谁知道呢,老头儿身体一直不好,你卖给他儿子的刺猬,就是给他当药吃的,他常年有病,一口气上不来就死了呗。”邻居说。

  “我信你,才怪,”韩石安心里说道,继而盘算着怎么才能拿到老段肚子里的金镏子,棺材这几日都有孝子贤孙们看着,除非是等到下葬之后,再把它挖出来,然后剖腹取物。剖狗肚剖兔肚,他倒干过,至于给人开膛,倒是第一次,不过,也就比兔子大点,没关系。

  拿定主意,打听到这个老段是两日后出殡。

  那日,他躲在人堆里,看了老段的下葬处,踩好了点,半夜,他喝了一瓶子酒,一来酒壮英雄胆,二来可以忍受比平常更大的臭腥味。

  来到墓地,他抄起家伙挖了起来,这酒果然是好东西,喝多了,不知道累,也不知过了多久,终于碰到棺材盖了。

  正在这时,就听到不远处喧哗,几支手电筒照得刷亮刷亮的,竟是直奔这个墓穴而来。

  韩石安吓了一跳,爬出来就要逃,被来人一铁锹拍倒,耳朵削掉半个,疼得哇哇叫,再多酒也麻醉不了这种钻心的疼啊。

  这群人对着韩石安就是一顿拳打脚踢,韩石安在地上滚来滚去,差点断气。

  领头的不是别人,正是老段的大儿子,买韩石安刺猬的那个主儿。

  他们把韩石安用尼龙绳绑住,次日送到了派出所,这个案子在当时颇为轰动,连隔壁的几个乡镇,都知道了我们村有个叫韩石安的,半夜不好好睡觉,去挖人家的坟,还是刚死的人的坟。

  韩石安之后被判了三年刑,出来的时候,精神失常,据说,身上长满了虱包,密密麻麻全是,豁开之后,里面是活蹦乱跳的肉虱。

  话说那个老段的儿子是怎么知道韩石安半夜要挖亡父的墓呢,他告诉大家,自己半夜睡下,听到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在说话,大意是说路过段家祖坟的时候,看到一个人正在刨坟,要他赶紧起来看看,然后他脚掌一疼,不知道被啥东西刺到了,就醒了,心道奇怪,于是喊了兄弟们出去瞧瞧,果然让他抓到了韩石安。

  不由得火冒三丈,他爹就是吃了韩石安卖的刺猬,感染了怪病,忽冷忽热,最后一口老痰堵死了,这次看到韩石安狗胆包天,竟然又来挖坟,岂会饶他,当场把韩石安打个半死。

  而韩石安在民警那里的口供,则是荒诞不经,一直称是听到一男一女说坟里有金镏子,才动了歪念的。

  最后把他押往市北监的时候,他突然悟了,冲身边的民警说,我明白了,那不是两个人在说话,那是两只老刺猬,我日你妈呀!老子被他们害了!

  众人只当他是有神经病。

  但好事之人将韩石安的奇遇,和老段家的事这么一联系,就说,这的确是老刺猬复仇呢,畜生老了,快成精了,能学人说话,下了个圈套,让韩石安钻,看来连畜生都知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

  刨坟事件过去了两个月,秋季的某日,村子居然打了雷,下了场大雨,天晴后,有人在后岗发现了两只死掉的白刺猬,个儿挺大,不知道是不是为子孙报仇的那两只,怎么就死在了野地里呢。

 

上传日期:2016.7.10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