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佳文赏析 >>open雍正皇帝悟道因缘
Email

 

雍正皇帝悟道因缘

 

  清世宗爱新觉罗胤祯,清圣祖康熙帝之第四子,是清朝的一位非常有作为的皇帝,1723至1735年在位,年号为雍正,人称雍正皇帝。雍正自幼博览群书,尤好内典,对于有为佛事非常重视,曾有“十年兴国,十年兴教”之愿。但是他开始的时候,多从知解的角度来解读禅宗公案,因此对禅宗颇为轻视,认为“如来正教不应如是”。后因得到章嘉呼土克图喇嘛的指点,才重视禅宗,并奋力参究,得透三关,终于契入宗门妙旨。

  关于雍正皇帝的悟道因缘,《御选语录》卷十七有明确的记载——

  康熙五十一年壬辰(1712)正月,雍正邀请禅僧入宫参加禅七。在第三个禅七的最后两天,雍正前来随喜,同坐两日。坐到第五支香的时,雍正忽然洞达本来,始信天地间惟此一真实之理。当时迦陵性音禅师亦在场,听了雍正的汇报,踊跃赞叹,当即便印可雍正已彻元微。然而,雍正自知尚未达于究竟,于是叩问章嘉喇嘛。章嘉喇嘛开示道:“若王所见,如针破纸窗,从隙观天,虽云见天,然天体广大,针隙中之见,可谓遍见乎?佛法无边,当勉进步。”

  同年二月,雍正复召禅僧于集云堂举办禅七。禅七期间,雍正猛力参究,曾无懈怠。至十四日晚间行香的时候,雍正忽觉桶底脱落,通身汗流,此时方信有重关之理。雍正于是又向章嘉喇嘛请教。喇嘛回答道:“王今见处,唯进一步,譬犹出在庭院中观天矣。然天体无尽,究未悉见,法体无量,当更加勇猛精进。事后雍正把章嘉喇嘛的话转述给性音禅师。性音禅师茫然不解其意,支吾道:“此不过喇嘛教回途功夫之论,更有何事?”然而,雍正却更加相信章嘉喇嘛的开示,而对性音禅师的妄加印可颇不以为然。因此,他仍然继续精勤参究,念念提撕。

  至康熙五十二年癸巳(1713)正月二十一日,雍正复于集云堂中静坐,无意中踏破末后一关,终于通达“三身四智合一之理,物我一如本空之道”,一时身心庆快无比。于是他欢喜踊跃,前往章嘉喇嘛的住所,展礼致谢。

  章嘉喇嘛望见雍正,远远地便贺喜道:“王得大自在矣!”

  雍正进一步问:“更有事也无?”

  章嘉喇嘛微笑着,伸出双手,反问道:“更有何事耶?”然后又挥手云:“不过尚有恁么之理,然易事耳。”

  雍正悟道之后,结合自己的修证体会,以禅宗三关之理,提出了自己的解释。其说虽然未必为宗门的旨,但是可作为一家之言——

  初关:“夫学人初登解脱之门,乍释业系之苦,觉山河大地,十方虚空,并皆消殒,不为从上古锥舌头之所瞒,识得现在七尺之躯,不过地水火风,自然彻底清净,不挂一丝,是则名为初步破参、前后际断者。”

  重关:“破本参后,乃知山者山,河者河,大地者大地,十方虚空者十方虚空,地水火风者地水火风,乃至无明者无明,烦恼者烦恼,色香味触法者色味触法,尽是本分,皆是菩提,无一物非我身,无一物是我己,境智融通,色空无碍,获大自在,常住不动,是则名为破重关,名为大死大活者。”

  末后关:“透重关后,家舍即在途中,途中不离家舍,明头也合,暗头也合,寂即是照,照即是寂,行斯住斯,体斯用斯,空斯有斯,古斯今斯,无生故长生,无灭故不灭。如斯惺惺行履,无明执着,自然消落,方能踏末后一关。”

  雍正生前力唱三教同原之说,著有《御选语录》、《拣魔辨异录》等著作行世。

上传日期:2012.12.07

东方阳熹按:

  学佛者在尚未证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佛果以前,若言“得大自在”、“更有何事耶?”,此谓以少为足。莫说刚刚开悟者,即使证得阿罗汉果位者,尚需修持。由此看来,章嘉喇嘛真是误杀了雍正皇帝!从另一个角度看,雍正皇帝虽然洪福齐天,却未遇明师指点,可谓缺少出世之福报。

  修道者开悟后若言修,则落分别;若不修,则随习性禀性而去,到头来“依前流浪,未免轮回”;故经云“悟后牧牛行是也……”

  雍正即使已“破三关”,也不过方入禅门而已;修而无修,不修而修,才是真正的下手工程。末法时期,此悟后起修之心法要诀,一般的学佛者若不遇宗杲普照禅师此等大善知识的指点传授,鲜有不半途而废,误入魔窟者也!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