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大慧宗杲禅师书信集
Email

 

大慧宗杲禅师书信集

 

第一封

 

示清净居士(李担举献臣)(一)

  佛言:“若有欲知佛世界,当净其意如虚空,远离妄想及诸取,令心所向皆无碍。”①佛境界非是外境界有相。佛乃自觉圣智之境界也。决欲知此境界,不假庄严修证而得,当净意根下无始时来客尘烦恼之染,如虚空之宽旷,远离意识中诸取②,虚伪不实妄想亦如虚空,则此无功用妙心所向自然无滞碍矣。

  【注释】

  ①此偈见《华严经如来出现品》第三十七之一。

  ②取:就是执著,烦恼的异名,佛教里一般将取分为四种,即:(一)欲取,谓对色、声、香、味、触等五妙境之贪求。(二)见取,谓执取诸种非佛教之世俗观点。(三)戒禁取,谓执取诸种非佛教之戒律。(四)我语取,谓执著诸种我见之言语。

  佛又言:“不应于一法、一事、一身、一国土、一众生见于如来,应遍于一切处见于如来。”佛者,“觉”义,谓于一切处常遍觉故。所谓遍见者,见自己本源自性天真佛,无一时、一处、一法、一事、一身、一国土、一众生界中而不遍故也。众生迷此,而轮转三界,受种种苦;诸佛悟此,而超诸有海①,受殊胜妙乐。然苦乐皆无实体,但迷悟差别而苦乐异途耳。故杜顺②云,“法身轮转五道,名曰众生。众生现时,法身不现”是也。担荷此段大事因缘③,须是有决定志。若半信半疑,则没交涉④矣。古德云:“学道如钻火,逢烟且莫休。直待金星现,归家始到头。”⑤欲知到头处,自境界、他境界一如是也。

  【注释】

  ①诸有:泛指迷界之万象差别。众生作业,由因生果,因缘果报真实不虚,故谓之有。有可分三有、四有、七有、九有、二十五有等种类,总称诸有。因诸有乃凡夫众生所浮沉之生死海,故称诸有海。

  ②杜顺(557--640):华严宗初祖。唐代雍州万年(陕西临潼县北)人,俗姓杜。十八岁出家,法号法顺。师事因圣寺之僧珍(道珍),受习定业,后住于终南山,宣扬华严教纲。其言教多贬抑浮词,彰显正理。路见神树鬼庙必焚除之。唐太宗闻其德风,引入宫内礼遇之。师复游历郡国,劝念阿弥陀佛,并撰“五悔文”赞咏净土。贞观十四年于南郊义善寺示寂,世寿八十四。后人尊为华严第一祖,世称文殊化身、帝王尊者、燉煌菩萨。弟子中以智俨名声最著。著有《华严五教止观》、《华严法界观门》、《十门实相观》、《会诸宗别见颂》等各一卷。

  ③此段大事因缘:指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皆有如来智慧德相。

  ④没交涉:与所要达到的目标不沾边,背道而驰。

  ⑤此偈为龙牙居遁禅师所说。一日,洪州翠岩可真禅师(石霜楚圆禅师之法嗣)上堂,举龙牙颂-----“学道如钻火,逢烟未可休。直待金星现,归家始到头。”又举神鼎洪禋禅师颂-----“学道如钻火,逢烟即便休。莫待金星现,烧脚又烧头。”然后提唱到:“若论顿也,龙牙正在半途。若论渐也,神鼎犹少悟在于此复且如何?诸仁者,今年多落叶,几处扫归家。”

  既学此道,十二时中,遇物应缘处,不得令恶念相续。或照顾不著,起一恶念,当急著精彩①,拽转头来②;若一向随他去,相续不断,非独障道,亦谓之无智慧人。昔沩山问懒安:“汝十二时中,当何所务?”安云:“牧牛。”山云:“汝作么生牧?”安云:“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将回。”山云:“子真牧牛也!”③学道人制恶念,当如懒安之牧牛,则久久自纯熟矣。

  【注释】

  ①急著精彩:又作猛着精彩,意谓勇猛精进,奋志用功。精彩,用功出色,恰到好处,得胜妙之用。

  ②拽转头来:指回光返照,不随恶念流转。

  ③福州长庆大安禅师,号懒安。郡之陈氏子,受业于黄檗山,习律乘。后孤锡游方,将往洪州,路出上元。逢一老父谓师曰:“师往南昌,当有所得。”师即造百丈,礼而问曰:“学人欲求佛,何者即是?”丈曰:“大似骑牛觅牛。”师曰:“识得后如何?”丈曰:“如人骑牛至家。”师曰:“未审始终如何保任?”丈曰:“如牧牛人,执杖视之,不令犯人苗稼。”师自兹领旨,更不驰求。同参灵祐禅师,创居沩山,师躬耕助道。及祐归寂,众请接踵住持。此处所引,实为石鞏禅师之语。石鞏慧藏禅师,一日,在厨作务次,马祖问:“作甚么?”曰:“牧牛。”祖曰:“作么生牧?”曰:“一回入草去,蓦鼻拽将回。”祖曰:“子真牧牛。”师便休。

  他弓莫把,他马莫骑,他人之事莫知。此虽常言,亦可为入道之资粮。但常自检察①,从旦至暮,有甚利人自利之事?稍觉偏枯②,当须自警,不可忽③也。

  昔道林禅师居秦望山长松之上,时人谓之鸟窠和尚④。白居易侍郎镇钱塘,特入山谒之,乃问:“禅师坐处甚危险。”师曰:“老僧有甚危险?侍郎险尤甚!”曰:“弟子位镇江山,何险之有?”师曰:“薪火相交,识性不停,得非险乎!”又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曰:“诸恶莫作,众善奉行。”曰:“三岁孩儿也解恁⑤么道。”师曰:“三岁孩儿虽道得,八十老人行不得。”白遂作礼而去。今欲省心力,莫管他三岁孩儿道得道不得,八十老人行得行不得,但诸恶莫作,便了此语,信也著,不信也著。请思之。

  【注释】

  ①检察:检讨、反省。

  ②偏枯:觉照检点不够,偏于枯寂之空境。

  ③忽:等闲视之,轻视。

  ④鸟窠和尚:即杭州道林禅师,径山国一道钦禅师之法嗣,俗姓潘,本郡富阳人。九几出家,二十一岁于荆州果愿寺受戒。后诣长安西明寺从复礼法师学《华严经》、《起信论》,后参国一禅师,遂得正法。得法后,见秦望山有长松,枝叶繁茂,盘屈如盖,遂栖止其上,故时人谓之鸟窠和尚。复有鹊巢于其侧,自然驯狎,人亦目为鹊巢和尚。

  ⑤恁么:这样,那样,如此。恁(nèn)。

  

示清净居士(李担举献臣)(二)

  世人现行无明①,矫而为善,善虽未至,岂不胜寡廉鲜耻、讬善而为恶者②?教中谓之“因地不真,果招纡曲。③”苟能直心直行,直取无上菩提,可谓真大丈夫之所为矣。尘劫来事,只在如今。如今会得,尘劫来事,即时瓦解冰销④。如今不会,更经尘劫,亦只如是。如是之法,亘古恒然⑤,未尝移易⑥一丝毫许。

  【注释】

  ①现行无明:又称现行烦恼、现行惑,六根对六尘,现起贪嗔痴等烦恼,令心昏迷,障诸善法,故名现行惑。唯识学认为,现前的烦恼是从过去的种子中生起来的,故名现行。

  ②意谓世人在烦恼炽盛的时候,若能矫正过非,努力行善,善虽未达,但总比寡廉鲜耻、假托善名而干坏事要强。矫(jiǎo),矫正曲非,纠正错误。寡和鲜都是少的意思。讬,同‘托’。

  ③意谓如果因地上所种的种子不纯真,杂有贪嗔痴的成分,在修行上,必然会招致许多乖逆不顺的障道因缘,多走弯路。纡曲,又作迂曲,回旋曲折的意思。纡(yū)。

  ④意谓历劫以来的善恶种子,都在当人现前一念心性之中,若现前一念能真正透脱,则历劫以来的恶业顿时冰销瓦解。永嘉大师《证道歌》中讲“了即业障本来空,未了应须还夙债”,即是此意。

  ⑤亘古恒然:从古至今,未尝变易。

  ⑥移易:改变。

  此事许①聪明灵利汉担荷;若使②聪明灵利,则无荷担分。聪明灵利者,虽易入而难保任,盖入处不甚深而力弱也。聪明灵利者,才闻善知识说著个中事③,便眼目定动④,早将心意识领解了也。似此者,自作障碍,永劫无有悟时。外鬼作殃,犹可治;此乃家亲作崇,不可禳祷⑤也。永嘉云:“损法财,灭功德,莫不由兹心意识,”此之谓也。

  【注释】

  ①许:允许,许可。

  ②使:用,逞,放任。

  ③个中事:指开悟见性之事。个,这。

  ④眼目定动:人在沉思时,眼睛先定住不动,等到眼珠突然一动,表示豁然大悟了。此指思量揣度。

  ⑤禳祷:驱除邪恶,祈神求福。禳(ráng)。

  士人博览群书,本以资益性识①,而返以记持古人言语,蕴②在胸中,作事业,资谈柄③,殊不知圣人设教之意,所谓“终日数他宝,自无半钱分。”看读佛教亦然,当须见月亡指,不可依语生解。古德云:“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③有志之士,读书看教能如是,方体圣人之意少分也。

  【注释】

  ①资益性识:滋养心性,增广见识。

  ②蕴:积聚,收藏。

  ③资谈柄:作为闲谈、吹牛的资本。

  ③此四句偈,首见于《景德传灯录》卷九《黄檗希运禅师传心法要》。另外,宗密《禅源诸诠集都序》中载,此偈为六祖大师所说。

  昔李文和都尉①参石门慈照聪禅师,悟临济宗旨,有一偈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直取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妙哉,斯言!可以为光明种子发机之助也。

  世间尘劳之事,如钩锁连环,相续不断,得省处便省②。为无始时来习得熟,若不力与之争,日久月深,不知不觉入得头深,腊月三十卒著手脚不办③。要得临命终时不颠错,便从如今作事处,莫教颠错;如今作事处颠错,欲临命终时不颠错④,无有是处。

  【注释】

  ①李文和:即李遵勖,宋代人,字公武,祖父为李崇矩,父李继昌。举进士,任尉驸马。曾礼谒谷隐蕴聪禅师,问出家事。隐以崔赵公问径山公案答之(崔赵公问:“弟子今欲出家,得否?”径山道钦禅师曰:“出家乃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公于是有省。)公于言下大悟,遂作偈曰:“学道须是铁汉,著手心头便判。直取无上菩提,一切是非莫管。”李文和居士悟道后,往来于禅客间,与慈明楚圆、杨亿等禅者交谊甚厚。天圣年间(1023---1030)上呈所编《天圣广灯录》三十卷,以阐明禅之传灯。宝元元年示寂,享年不详。著有《闲宴集》二十卷、《外馆芳题》七卷。

  ②得省处便省:能简省就简省,不要被尘劳烦恼之事所牵绊。

  ③意谓分别执著等烦恼习气,因为无始以来被反复熏习,所以习惯力量很大,如果不奋力与之抗争,跟着它走,时间久了,不知不觉陷得更深,临命终时,仓促间手忙脚乱,想摆脱它,也不可得。不办,即不成功,不起作用。

  ④颠错:颠倒、迷惑。

 

示清净居士(李担举献臣)(三)

  昔古德有言:“寻牛须访迹,学道访无心。迹在牛还在,无心道易寻。”①所谓无心者,非如土木瓦石顽然无知,谓触境遇缘,心定不动,不取著②诸法,一切处荡然无障无碍,无所染污,亦不住在无染污处。观身观心如梦如幻,亦不住在梦幻虚无之境。到得如此境界,方始谓之真无心,且非口头说底无心。若未得真无心,只据说底,与默照邪禅③,何以异哉!

  【注释】

  ①此偈为龙牙居遁禅师所作,见《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九。此处:“学道访无心”的“访”,亦作“贵”。见福州鼓山别峰祖珍禅师上堂法语。祖珍禅师,上封本才禅师之法嗣,兴化林氏子。曾有上堂法语云:“寻牛须访迹,学道贵无心。迹在牛还在,无心道易寻。”竖起拂子曰:“这个是迹,牛在甚么处?直饶见得头角分明,鼻孔也在法石手里。”

  ②不取著:不执著。

  ③默照邪禅:默照禅为宋代曹洞宗之宏智正觉禅师所倡导之禅风。默,指沉默专心坐禅;照,即以智慧来鉴照原本清净之灵知心性。正常认为,实相即是无相之相,真心即是无心之心,真得即是无得之得,真用即是无用之用,故主张以“坐空尘虑”来默然静照,兀兀坐定,不必期求大悟。唯以无所得、无所悟之态度来坐禅。此一禅风,遭到同时代之临济宗名德大慧宗杲禅师的强烈抨击,被贬为默照邪禅、无事禅、枯木死灰禅。盖宗杲之禅风,原即迥异于正觉,而强调藉古则公案来契入心性彻悟之机,故极力批评正觉派下默默面壁坐禅、放弃参悟修证之做法。对此,正觉曾作《默照铭》一文(全篇四言七十二句,共二八八字)加以反驳,提出默然坐禅能使智慧的作用活泼,能自然照彻心性之源底,乃佛祖正传之真禅;文中并讥讽宗杲之禅法仅是拘泥于公案之“看话禅”而已。看话禅、默照禅是宋代临济宗和曹洞宗两种不同的禅观法门。看话禅是临济宗大慧宗杲所倡导的专就一则古人的话头,历久真实参究,以至于悟道的观行方法。默照禅是曹洞宗的宏智正觉所倡导的摄心静坐、潜神内观、内息攀缘,以至于悟道的观行方法。禅宗于唐武后及中宗时,在黄梅弘忍以下,由慧能、神秀开创南北二宗,即所谓南顿、北渐二派。南宗禅从唐武宗到后周百余年间,有义玄、灵佑、良价、文偃、文益等禅师辈出,更开创临济、沩仰、曹洞、云门、法眼五宗,世称之禅宗五家。其中临济、曹洞两家最为兴盛,传承不绝。曹洞良价、临济义玄都生在唐末,因两家的宗风各有不同,于是形成禅学上两大派别:曹洞主知见稳实,临济尚机锋峻烈;曹洞贵婉转,临济尚直截。流衍到了北宋末南宋初,更由曹洞与临济相对立的禅风,一变而为临济宗下的大慧宗杲和曹洞宗下的宏智正觉相对立的看话禅和默照禅。

  佛是众生药,众生病除,药亦无用。或病去药存,入佛境界,而不能入魔境界①,其病与众生未除之病等②。病瘥③药除,佛魔俱扫,始与此段大事因缘有少分相应耳。

  【注释】

  ①入佛境界而不能入魔境界:意指犹执著于法见,执著于圣解,尚在两边,还没有到达凡圣不二之境地。

  ②等:相同,一样。

  ③瘥(chài):病愈。

  归宗斩蛇①,南泉斩猫儿②,学语之流③多谓之“当机妙用”,亦谓之“大用现前,不存轨则”。殊不知,总不是这般道理。具超方眼④,举起便知落处。若大法不明,打瓦钻龟⑤,何时是了?

  【注释】

  ①归宗斩蛇:庐山归宗寺智常禅师,马祖道一之法嗣。一日铲草次,有讲僧来参,忽有一蛇过,师以锄断之。僧曰:“久向归宗,元来是个粗行沙门。”师曰:“你粗,我粗?”曰:“如何是粗?”师竖起锄头。曰:“如何是细?”师作斩蛇势。曰:“与么,则依而行之。”师曰:“依而行之且置,你甚处见我斩蛇?”僧无对。事见《五灯会元》卷三。此公案中前来参学的讲僧乃依文解义之徒,被义解习气所束缚而不自觉知,见了智常禅师,犹以此分别粗细、是非等对立见解来诘问智常禅师;智常禅师则藉斩蛇、竖锄头、作斩蛇的姿势,乃至否认先前所行之“你甚么处见我斩蛇”等,表现出佛道之行乃超越时非、善恶、粗细等相对见解之绝对境地。智常禅师悟道后,曾住于庐山归宗寺弘法,示寂后,谥号“至真禅师”。

  ②南泉斩猫:南泉禅师因东西两堂争猫儿,师遇之,白众曰:“道得即救取猫儿,道不得即斩却也。”众无对,师便斩之。赵州自外归,师举前语示之。州乃脱履安头上而出。师曰:“子若在,即救得猫儿也。”

  ③学语之流:满足于口头禅,或依文解义,不务真修实证的人。

  ④超方眼:指见处脱透,道眼明白。超方,即超越凡俗、进入圣境。

  ⑤打瓦钻龟:一作“钻龟打瓦”,一种推断吉凶的迷信活动。宗门中专门指那种没有真修实证,只凭语言文字,妄测圣境的知解之徒。如庆元府育王元竭净昙禅师,一日上堂:“本自深山卧白云,偶然来此寄闲身。莫来问我禅兼道,我是吃饭屙屎人。”绍兴丙寅夏,辞朝贵,归,付院事。四众拥视,挥扇久之。书偈曰:“这汉从来没缝罅,五十六年成活。今朝死去见阎王,剑树刀山得人怕。”遂打一圆相,曰:“嗄!一任诸方,钻龟打瓦。”言毕收足而化。另外,《指月录》卷二十二(洪州云居道齐禅师)亦有“东卜西占,钻龟打瓦”一语。

 

示清净居士(李担举献臣)(四)

  欲空万法,先净自心。自心清净,诸缘息矣。诸缘既息,体用皆如。体即自心清净之本源,用即自心变化之妙用。入净入秽,无所染著;若大海之无风,如太虚之云散。得到如是田地,方可谓之学佛人;未得如是,请快著精彩。

  近日丛林,以古人奇言妙语问答为差别因缘①,狐媚学者,殊不本其实②。诸佛说法,唯恐人不会;纵有隐覆之说③,则旁引④譬喻,令众生悟入而已。如僧问马祖:“如何是佛?”祖云:“即是是佛。”⑤于此悟入,又有何差别?于此不悟,即此即心是佛,便是差别因缘。

  【注释】

  ①差别因缘:离言之道是没有差别的,但是对机方便之开示却是有差别的;得离言之道是无差别的,不得离言之旨,执著于语言文字,但落入差别,也就是落入分别思维之中。故此处的“差别因缘”实指执著于语言名相差别的分别思维。

  ②殊不本其实:完全没有体悟到言外之旨,没有踏着实处。殊,极,甚,完全。

  ③隐覆之说:深奥难懂、难以言说的真理。

  ④旁引:即广引、大量地引用。旁,遍,广。

  ⑤明州大梅山法常禅师,初参马祖,便问:“如何是佛?”马祖道:“即心是佛。”法常禅师一听,言下大悟,后来到四明梅子真隐修处结庵而居。唐贞元中,盐官会下有僧,因采柱杖,迷路至庵所。问:“和尚在此多少时?”法常禅师道:“只见四山青又黄。”又问:“出山路向甚么处去?”法常禅师道:“随流去。”僧归举似盐官,官曰:“我在江西时曾见一僧,自后不知消息,莫是此僧否?”遂令僧去招之。师答以偈曰:“摧残枯木倚寒林,几度逢春不变心。樵客遇之犹不顾,郢人那得苦追寻。一池荷叶衣无尽,数树松花食有余。刚被世人知住处,又移茅舍入深居。”马祖闻法常禅师住山,乃令僧问:“和尚见马大师得个甚么,便住此山?”法常禅师道:“大师向我道:即心是佛。我便向这里住。”僧曰:“大师近日佛法又别。”法常禅师道:“作么生?”曰:“又道:非心非佛。”法常禅师道:“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他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其僧回,举似马祖,马祖曰:“梅子熟也!”

  凡看经教及古德入道因缘,心未明了,觉得迷闷,没滋味,如咬铁橛相似时,正好著力,第一不得放舍;乃是意识不行、思想不到、绝分别、灭理路处。寻常可以说得道理、分别得行处,尽是情识边事,往往多认贼为子,不可不知也。

  有一种人,早晨看经、念佛、忏悔,晚间纵口业,骂詈①人,次日依前礼佛忏悔,卒岁穷年②,以为日课,此乃愚之甚也。殊不知,梵语“忏摩”,此云“悔过”,谓之断相续心。一断永不复续,一忏永不复造,此吾佛忏悔之意。学道之士,不可不知也。

  学道人,十二时中,心意识常要寂静。无事亦须静坐,令心不放逸,身不动摇,久久习熟,自然身心宁怗③,于道有趣向分④。寂静波罗蜜,定众生散乱妄觉⑤耳;若执寂静处便为究竟,则被默照邪禅之所摄持⑥矣。

  【注释】

  ①詈(lì):骂,责备。

  ②卒岁穷年:犹言穷年累月、一年到头。

  ③宁怗:安宁、闲静。怗(tiē)。

  ④于道有趣向分:必有成道的那一天。趣向,朝一个方向,实现、达到目标。

  ⑤定众生散乱妄觉:平息众生的散乱心、分别心。妄觉,即分别心、意识知解心。

  ⑥摄持:控制。

  赵州和尚云:“老僧十二时中,除二时粥饭是杂用心,余无杂用心处。”此是这老和尚真实行覆处,不用作佛法禅道会。

  善恶皆从自心起,且道:离却①举足动步、思量分别外,唤甚么作自心?自心却从甚么处起?若识得自心起处,无边业障一时清净;种种殊胜不求而自至矣。

  生从何处来?死向何处去?知得来去处,方名学佛人。知生死底是阿谁?受生死底复是阿谁?不知来去处底又是阿谁?忽然知得来去处底又是阿谁?看此话,眼眨眨地理会不得,肚里七上八下,方寸中如顿却②一团火相似底,又是阿谁?若要识,但向理会不得处识取。若便识得,方知生死决定不相干涉③。

  学道人,逐日④但将检点他人底工夫,常自检点,道业无有不办。或喜或怒,或静或闹,皆是检点时节。

  【注释】

  ①离却:离开、除开。

  ②顿却:放置,安放。

  ③这句话的大意是说,对这些疑问,若能领会得,方知生与死、知与不知、理会得与理会不得等等,与自性了不相干。

  ④逐日:每天。

 

示清净居士(李担举献臣)(五)

  赵州“狗子无佛性”话①,喜、怒、静、闹处,亦须提撕②。第一不得用意等悟③。若用意等悟,则自谓我即今④迷;执迷待悟,纵经尘劫,亦不能得悟。但举话头时,略抖擞精神看,“是个甚么道理?”

  赵州云:“‘佛’之一字,吾不喜闻。”“佛”字尚不喜闻,想无闲工夫管闲事,逐日波波地⑤检点他人也。

  古人提持此事,或就理,或就事,或据时节,或向上提持,俱无定准⑥。教中所谓“佛以一音演说法,众生随类各得解”是也。

  【注释】

  ①赵州狗子无佛性话:有僧问赵州:“狗子还有佛性也无?”州云:“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狗子为什么却无?”州云:“为伊有业识在。”

  ②提撕:原文为长辈拉扯晚辈的耳朵,以示警醒。禅门中引用它,主要有二义:一是提挈,即导引、警策后进之人,于修行上不断增进;二是行住坐卧间,对古德之公案,专心参究,不停地撕咬、咀嚼。此处当指第二义。

  ③第一不得用意等悟:千万不要将心待悟。等悟,即等待或期待开悟。

  ④即今:现在。

  ⑤逐日波波地:终日忙于。波波,奔波、忙碌。

  ⑥定准:固定的模式。

  献臣道友,在富贵中,不为富贵所迷,知有此一段大事因缘,决定透脱生死①。予得遣,来衡阳②,与之相聚,首尾四年,只同一日③。守官政事不苟简,凡百④从宽,廉谨重厚⑥,未尝谈人过恶⑦。此真佛菩萨所行之行也。因以此轴求指示,故书此二十六段似⑧之,亦以其纯诚⑨、向道甚力故,欲赞成⑩之。庶几⑾依此做工夫,将来发明大事,如杨大年⑿、张无尽⒀诸大老,作吾家内外护菩萨,则予之言不虚发耳。

  【注释】

  ①透脱生死:看破并摆脱生死。透,看破。脱,脱离,摆脱。

  ②予得遣,来衡阳:南宋当朝的士大夫中,有不少人与宗杲禅师关系甚切,执弟子礼,如右相汤思退、参政李炳、礼部侍郎张九成、内翰汪藻、给事中冯楫等人,在宗杲禅师的点拨下,均得以悟明心性。当时张九成与秦桧有隙,秦桧以为宗杲禅师是张九成的同党,故在政治斗争中,宗杲禅师被革除僧籍,责令屏居衡州(今湖南衡阳)。在那里,宗杲禅师虽苦屈十余年,但是他的心态却怡然自得。就在此间,宗杲禅师集先德之语,撰成《正法眼藏》一书。此书在中国禅宗史上极有影响。绍兴二十一年(1151),宗杲禅师又迁居梅州(今广东梅县),在那里住了五年。梅州虽瘴疠寂寞之地,但是,衲僧裹粮从宗杲禅师学道者却未曾间断。绍兴二十六年(1156),宗杲禅师被恢复僧籍,重新召回径山。

  ③首尾四年,只同一日:前后四年,相契甚欢,如同一日

  ④苟简:草率而简略,意指粗率应付。苟,随便,草率马虎,得过且过。

  ⑤凡百:犹言一切,概括之词。

  ⑥廉谨重厚:廉洁不贪,谦恭谨慎,为人稳重,宽厚仁慈。

  ⑦过恶:过失和坏处。

  ⑧似:给,与。

  ⑨纯诚:即至诚,没有任何染污和虚假的东西。

  ⑩赞成:帮助、成就。

  ⑾庶几:表希望或推度之词,也许、可以。

  ⑿杨大年:即杨亿(974--1020)居士,北宋浦城(福建建瓯)人,字大年。少时以文章名世,太宗尝召入面试,叹为神童。真宗时,历任翰林学士、侍郎、修撰等官。持身清正,不畏权势。初不知佛,学士李维勉以宗门事相策发,遂生深信,后礼汝州广慧禅师得法。每翼护法门,多著洪力,一时学佛士夫推为领袖。又屡奉诏命编制大藏目录,校刊《景德传灯录》,于译经院任润文一职。天禧四年有疾,书偈遗李遵勖而逝,享年四十七。有文集行世。

  ⒀张无尽:北宋蜀州(四川省)新津人,字天觉,号无尽居士。自幼锐气倜傥,读书日诵万言。初任通川主簿,一日入寺,见藏经之卷册齐整,怫然欲撰无佛论。后因读《维摩经》,深有所感,遂倾心佛法。神宗年间(1068--1085)因王安石之推举,入朝廷官。大观四年(1110)任宰相,后因政策失败,左迁衡州(湖南省)知事。其间,元祐六年(1091)曾谒庐山东林常总,获其印可。并与苏轼及黄龙派兜率从悦、晦堂祖心、觉范德洪、真净克文等禅僧为友,尤与圆悟克勤过从甚密。宣和三年卒,世寿七十九。著有《护法论》一卷。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