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大慧宗杲禅师书信集
Email

 

大慧宗杲禅师书信集

 

第七封

 

示空慧禅人

  担荷此事,直是具决定志,一棒打不回头底。若半进半退,似信不信,纵得个入头处,亦禁大炉鞴烹锻不得①,况欲向千差万别处作主宰耶?妙喜这般说话,如在闹市里飏石头,著者方之②。空慧道人,不须疑著。

  乍得心身宁静,切须努力,不得便向宁静处挆根③。教中谓之解脱深坑,可畏之处。须教转辘辘④,如水上葫芦,自由自在,不受拘牵,入净入秽,不碍不没⑤,方于衲僧门下,有少亲近分。若只抱得不哭孩儿⑥,有甚用处?空慧思之。

  【注释】

  ①意谓若信心不坚定,必然经不住尘劳的考验。鞴,bei(四声),吹火用的革囊。

  ②意谓只有过来人才知道。飏,同“扬”。著者,被石头击中者。

  ③挆根:立足。挆,duo(四声),同“跺”,以脚蹭地。

  ④意谓必须得般若之活用,不能死在枯寂之中。辘辘,车轮转动的声音。

  ⑤不碍不没:既不被尘缘所障,又不沉没在枯寂的状态中。

  ⑥不哭孩儿:比喻死守枯寂、不得活用。

  大珠和尚①云:“心逐物为邪,物从心为正。”虽一期应病与药,未免垛生招箭②。而今未了底③闻此语而不疑,则大珠空费老婆心④;已了底闻此语而不疑,则心与物俱是剩法⑤。毕竟如何?不许夜行,投明要到⑥。

  【注释】

  ①大珠和尚:指大珠慧海禅师,马祖道一禅师之法嗣。撰有《顿悟入道要门论》一卷。

  ②垛生招箭:药与病相对待而存在,好比有垛必有箭,比喻落在二边当中。须病去药除,不落二边才是。大珠和尚此处说邪说正,只是为度生的方便说法,不可作实法会。

  ③未了底:没有开悟见性的人。

  ④老婆心:指慈悲心。诸佛菩萨、历代祖师悯念众生,好比一位老婆婆对待她的孙儿一样,反复叮咛。

  ⑤剩法:多余的东西。

  ⑥一日赵州和尚至桐城县,投子禅师亦出山,途中相遇。赵州和尚于是迎上前问道:“莫是投子山主么?”投子禅师道:“茶盐钱布施我。”赵州和尚于是先归庵中坐。投子禅师随后携一瓶油归。赵州和尚道:“久向投子,及乎到来,只见个卖油翁。”投子禅师道:“汝只识卖油翁,且不识投子。”赵州和尚于是便问:“如何是投子?”投子禅师于是提起油瓶,说道:“油!油!”赵州和尚接著又问:“大死底人,却活时如何?”投子禅师道:“不许夜行,投明须到。”赵州和尚道:“我早侯白,伊更侯黑(侯白、侯黑,是中国古代两个身手高超的劫贼,一个专好白天打劫,一个专好晚上打劫。‘我早侯白,伊更侯黑’,这句话的意思是,生死、明暗等二边均须打破)。”

  既有个趣向①,“狗子无佛性”话,冷地里谩提撕则个②。若道知是般事便休③,我说此人智眼未明在。妙喜虽似平地起风雷,然亦不出雪峰道④底。

  五通仙人问佛⑤:“佛有六通,我有五通。如何是那一通⑥?”佛遂召五通仙人。五通仙人应诺。佛云:“那一通,汝问我?”今时有一种弄泥团汉⑦,往往多在“那一通”处错认定盘星。

  【注释】

  ①趣向:指追求解脱的志愿。

  ②冷地里谩提撕则个:内心默默地将这个话头时时提起来参究。谩,同“漫”,助词,任由、任意、权且。提撕,提起觉照,不断参究。则个,犹言“著”、“者”,无义。

  ③一日太原孚上座上山参雪峰。雪峰闻,乃集众。师到法堂上,顾视雪峰,便下看知事。明日却上礼拜曰:“某甲昨日触杵和尚。”峰曰:“知是般事便休。”又杨歧方会禅师参慈明楚圆禅师,一日,慈明适出,雨忽作。师侦之小径。既见,遂搊住曰、:“这老汉今日须与我说。不说,打你去!”明曰:“监寺!知是般事便休。”语未卒,师大悟。

  ④雪峰:指义存禅师。

  ⑤此公案见《五灯会元》卷一。

  ⑥如何是那一通,我所没有的那一通是什么?

  ⑦弄泥团汉:禅林中用来责骂那些惯用情识分别、计度思虑来理会佛法的僧徒。他们玩弄文字知解,欲求解脱,如同玩弄泥团欲成馒头一样可笑。

  ⑧错认定盘星:误认为是用功悟道的极则。

  国师三唤侍者话①,瑞岩唤主人公话②,睦州担板汉话③,投子漆桶话④,雪峰辊毬话⑤,风穴佛话⑥。这六个老古锥⑦各欠悟在。妙喜恁么道,大似掉棒打月,旁观看之,不为分外⑧。

  【注释】

  ①南阳惠州忠国师一日唤侍者,侍者应诺,慧忠禅师如是三召,侍者三应。慧忠国师道:“将谓吾孤负(辜负)汝,却是汝孤负吾。”

  ②瑞岩师彦禅师,青原下六世岩头全奯禅师之法嗣,悟道后,居丹丘瑞岩,坐磐石,终日如愚。每自唤主人公,复应诺,乃曰:“惺惺著,他后莫受人谩。”

  ③睦州陈尊宿,黄檗运禅师之法嗣……寻常见衲僧来参,即闭门。或见讲僧,乃召曰:“座主。”主应诺。师曰:“担板汉。”或曰:“这里有桶,与我取水。”担板汉,本指背扛木板之人力夫,以其仅能见前方,而不能见左右,故禅宗用以比喻见解偏执而不能融通全体之人。《景德传灯录》卷十“赵州观音院”条:“新到僧参,师问:‘什么处来?’僧云:‘南方来。’师云:‘佛法尽在南方,汝来遮里作什么?’僧云:‘佛法岂有南北邪?’师云:‘饶汝从云峰云居来,只是个担板汉。’”

  ④舒州投子山大同禅师,翠微无学禅师之法嗣,悟道后,一度方意周游,后归故土,隐投子山,结茅而居。师指庵前一片石,谓雪峰曰:“三世诸佛在里许。”峰曰:“须知有不在里许者。”师曰:“不快漆桶!”师与雪峰游龙眠,有两路,峰问:“那个是龙眠路?”师以杖指之。峰曰:“东去西去?”师曰:“不快漆桶!”问:“一槌便就时如何?”师曰:“不是性燥汉。”曰:“不假一槌时如何?”师曰:“不快漆桶!”峰问:“此间还有人参也无?”师将钁头抛向雪峰面前。峰曰:“恁么则当出掘去也。”师曰:“不快漆桶!”峰辞,师送出门。召曰:“道者。”峰回首应诺。师曰:“途中善为。”不快漆桶,比喻被无明所障、没有智慧的人。不快,即不伶俐、不聪明。

  ⑤一日升座,众集定,雪峰义存禅师辊出木毬,玄沙遂捉来安旧处。毬,今作“球”。

  ⑥风穴延沼禅师上堂,举寒山诗曰:“梵志死去来,魂识见阎老。读尽百王书,未免受捶拷。一称南无佛,皆以成佛道。”僧问:“如何是一称南无佛?”师曰:“灯连凤翅当堂照,月映娥眉睥(pi,头倾斜貌)面看。”问:“如何是佛?”师曰:“嘶风木马缘无绊,背角泥牛痛下鞭。”

  ⑦老古锥:比喻机锋峻峭之禅门尊宿。老古锥能为钻物之用,故名。

  ⑧实相不可说若要勉强说之,犹如挥棒打月,直是无下手处,邈不可得也。虽然如是,旁观者见我这样说,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妥。掉棒,挥动着木棒。分外,过分,超出法度。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