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莲师心要建言
Email

 

莲师心要建言

 

英文版译序

 

  《莲师心要建言》当中的教法,是莲花生大师在西藏亲自对他的亲近弟子所说的。基本上,这些法教的授予是在回应卡千王国(Kharchen)的公主——明妃措嘉(Lady Tsogyal)的提问,她记录下这些法教,并以之为珍贵的伏藏宝埋藏起来,让它们能在许多世纪之后被开掘取出。几乎每一章都提到,这些法教的传予是为了未来世代修行者的利益,而且其中通常包含了这样的话语:“祈愿此法教可以在未来与具格相称和因缘注定的人们相遇!”

  《莲师心要建言》与《空行法教》是成对的书册,也是努力将莲师教法持续呈现给现代行者实修运用的其中一部分。莲花生大师是八世纪后半叶期间,于西藏建立佛教的伟大上师;《莲师传》一书,对莲师的生平有非常详细的描述。

  祖古乌金仁波切肯确地表示,出版这些珍贵教法的英译本将会带来极大利益,因此他请我找出并选取一些不同于《空行法教》一书的最深奥教授。

  本书包含了金刚乘最杰出上师的口述教言,这些内容节录自不同的伏藏法。尽管这些伏藏教言跨越了许多世纪,而且在不同的地方被不同的人所掘出,但是它们的语言和文法风格几乎是一致的。

  本书所呈现的内容,仅只显示出过去一千年来被取掘出的巨量伏藏珍宝的一小部分而已。本书由下列出处汇编而成:仁增·果登(Rigdzin G?dem)的《直示密意》(Gongpa Sangtal)、娘·让(Nyang Ral)的《玛儿契》(Martri)、桑杰·林巴(Sangye Lingpa,1340—1396)的《上师密意集》(Lama Gongdü)以及《通瓦敦丹:具义之见》(Tongwa D?nden,为一汇编集)、贝玛·列哲·采(Pema Ledrel Tsal)的《空行心髓》(Khandro Nyingtig),以及秋吉·林巴(Chokgyur Lingpa)的《秋林德塞:秋林新伏藏》(Chokling Tersar)。

  第一章<宝钉遗教>,以及篇幅最长的第六章<珍宝宝库>,选自著名的《直示密意》。《直示密意》是由宁玛派的“羌代”或说是北伏藏的传承上师——仁增·果登(1337—1408),所取出的一部伏藏法教。仁增·果登这个名字从字面上来说,意指“有秃鹰羽毛的持明者”;他之所以得到这个称号,是因为十二岁时有三根秃鹰羽毛从他头上长出来,二十四岁时又多了五根。仁增·果登是拿囊(Nanam)的多杰·杜炯(Dorje Dudjom)的一个化身。多杰·杜炯是莲花生大师九位亲近西藏弟子当中的一位,也被列为五位如王伏藏师的其中之一。

  《直示密意》是“直示本初佛普贤王如来的体证”的缩写。这个教法的系列集结中还包括著名的“普贤王如来行愿”。《直示密意》由五个部分所组成;本书收录的这两章,归属于名为“卡达·让炯·让霞”(Kadag Rangjung Rangshar)这个部分,即“自生自显之本净”或“本自存在又本自呈现的本初清净”。

  第二个主要出处是娘·让的《玛儿契》,即莲花生大师的“直接教诀”(Direct Instructions),是由伟大上师娘·让·尼玛·沃瑟(Nyang Ral Nyima ?zer,1124—1192)所开掘的;在《空行法教》中,我曾简略描绘了娘·让的生平。这一套教法被蒋贡·康楚(1813—1899)纳编于《大宝伏藏》中,是为人所知的著名伏藏法教合辑——“珍贵伏藏宝”。

  第三个出处是由桑杰·林巴开掘的《上师密意集》,这是指“上师(莲花生)证悟的体现”。桑杰·林巴是赤松·德真国王(790—844)次子的转世化身,且被纳于八位林巴(Eight Linpas)或说八位大伏藏师之列。桑杰·林巴最重要的掘藏就是共计十八函、每函约七百页的《上师密意集》的大规模伏藏系列,以及《卡堂赛千》(Kathang Sertreng),亦即以《黄金记事》(Golden Chronicles)为人所知的莲花生大师广版传记。

  《通瓦敦丹》意指“具义之见”,这是一部编自三个主要出处的莲师传记:也就是由乌金·林巴(Orgyen Linpa,1329—1360/67)、娘·让,以及却汪上师(Guru Ch?wang,1212—1270)所掘取的数部卡堂记事。这份原稿由两百七十四个大型木版印刷对开页所组成,是在博达那(Boudhanath)的雪谦·天尼·大给林寺院(Shechen Tennyi Dargye Ling)的图书馆中找到的。卡堂记事底页提到,它包含了取自以下来源的素材:(1)《乌迪亚纳伟大上师广传》(Extensive Biography of the Great Master of Uddiyana),这是乌金·林巴从雅隆的水晶洞窟殊胜地所取出的;(2)《莲花遗教》(Testament of Padma),这是由大伏藏师娘·让所掘取出的;(3)《四十五行止传》(Biography of 45 Deeds),是由曼达拉娃公主所著,并被罗扎(Lhodrak)的伏藏师却汪上师浓缩为《十一行止传》(Biography of 11 Deeds);以及(4)取自桑杰·林巴《上师密意集》伏藏系列的个别教授、针对提问的不同答复以及预言等等。

  至于第四个出处,我采用了贝玛·列哲·采(1291—1315/9)的《康卓宁滴》,即《空行心髓》当中的一品。莲师将他大圆满最密无上系列的法教埋藏起来,使其在未来以《空行心髓》的法教形式被掘取出。取出这个重要系列的伏藏师是贝玛·列哲·采,他是赤松·德真国王的女儿贝玛·索公主的转世化身。贝玛·列哲·采的下一个转世化身就是杰出的龙钦·饶绛大师(Longchen Rabjam,1308—1363),其后则是贝玛·林巴(1445—1521)。这位上师又化身为近代的堪布拿穹(Kenpo Ngakchung),别名为拿旺·巴桑(Ngawang Palsang,1879—1941),且也使用贝玛·列哲·采这个名字。

  最后,《金刚界坛城祈愿文》(the Aspiration of the Vajradhatu Mandala)是《秋林德塞:秋林新伏藏》中最为重要的善好祈愿诵文。在噶举及宁玛传承大部分共修法会的末尾,大众皆会一同念诵这段祈愿文。《秋林德塞》即是“秋吉·林巴(1829—1870)的新伏藏珍宝”,是由秋吉·林巴这位大伏藏师,以及他两位亲近的伙伴——蒋扬·钦哲·旺波(Jamyang Khyentse Wangpo,1820—1892)和第一世蒋贡·康楚(Jamg?n Kongtrül the first,1813—1899)所发现的。

  我要感谢守护着莲师法教心要的祖古乌金仁波切阁下,感谢他仁慈地为我解答所有疑问,并感谢他深奥的教授阐明了本书呈现之见地的深度;也要感谢秋吉·宁玛仁波切经年来对于佛法的广泛教导,其中包括两场探讨莲师和明妃伊喜·措嘉之间的提问与答复的研讨课程。

  最后我要随喜的是,本书的翻译任务就在阿苏拉洞窟寺庙中,于阴历的初十圆满了。莲花生大师曾允诺要在这一天,从他的净土吉祥铜色山前来,加持任何呼唤他的人。祈愿这些珍贵的法教深深鼓舞任何阅读它们的人。

艾瑞克·贝玛·昆桑
写于拿吉寺,一九九四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