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松岭宝藏
Email

 

松岭宝藏

 

第八章 至要重点篇

 

  乌迪亚那莲花生大士的证量等同诸佛,且他的色身超越生死。卡千公主措嘉向这位化身佛请教:「伟大的上师,请垂鉴,请问诸佛与有情众生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措嘉,我们所称的佛陀(sang-gye,藏音「桑杰」),指的是清净了无明(sang,藏音「桑」)之后,智慧与慈悲的圆满(gye,藏音「杰」)。有情众生由于未能了悟无明是无明,所以成为众生。因此差别在于明或无明。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时,观看你的思惟心,看见此心为空,不具任何体性。看见并了悟到,心的重重觉醒层面是自行展现的,就是有情众生自然清净而成为佛陀的要诀①。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①这一句源于《上师意集》版,而《玛赤》(Martri)版中则说:「当你看见并了悟到思惟如此自行消融……」

  措嘉佛母向莲师问道:「轮回与涅槃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轮回,『流转』,是从一个地方转到另外一个地方。涅槃是已斩断这个流转(循环)。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时,看见自心自性是本自即有的,从未生起过②,且不受物质性的过患所染污。当你见到这点时,就没有流转的地方了。轮回从本始被清除、净化之后,即称为涅槃。这是轮回自然清净成为涅槃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②在另一份文本中,吉祥狮子(师利星哈)将阿底定义为「无生自有」。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无明(不了知)与明(了知)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1】

  【1】为使译名前后一致,如果原文用knowing,就翻为「了知」或「明」;rigpa若强调为「原本的」,就和primordial awareness相同为「本觉」,若未强调则也是「明」;awareness即单纯是觉性;wakefulness则为「觉醒性」。

  上师答道:「『无明』(marigpa)是不明了心的主要本质。『明』(rigpa)是看见心的这个基本本质③。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时,向内看着这个本然状态,这个清澈、宁静、鲜活觉醒的心的基本本质。如此单纯地看着心,是自然清除无明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③吉祥狮子(师利星哈)说:「明(knowing, rigpa)是本觉的了知,为个人的体验。」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心与心性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心(sem,森)是形成的思想。心性(semnyi,森尼)是离于思考与作意。当你体验到此一本质就是你的相续时,便中断自心的意念活动并任其如是而为,无作意且如它的本然状态。这个离于任何作意,寂静且鲜活觉醒的状态,是自然清净自心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遍基(阿赖耶)与遍基识(阿赖耶识)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在遍基(kunzhi,坤兹)中,「遍」指的是来来去去形成概念的念头,「基」是与法身相合的基本了知,因此是储藏善恶习气的容器。遍基识(kunzhi namshey,坤兹南谢)是从遍基激起并生起为念头的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觉受时,让你无作意的本然状态、你真实根本的自性,不受思惟干扰,平静地保持着无念与鲜活的觉醒。认知此为遍基与识两者的本然状态,也是事物的自性。因此,这是自然融入法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心与心识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心(yid,依)是思惟的基础,心识(yidkyi namshey,依吉南谢)是所有可能发生的念头活动,是促使心活动的风息。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不要被挑起情绪的风息所煽动,而是让心保持无念,不由任何体性所构成,就有如酥油灯中不为风动的火焰。保持觉醒,但不形成概念。这是让心和心识自然消融为法性明澈自性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胜义与世俗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胜义是超越概念心范畴者。世俗是不受抑制的经验者,它的体性是任何可能的迷妄心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当你向内看着世俗,你发现世俗中并不包含任何概念心的范畴,在体验时反而是空的,且并非由任何事物所组成。这是将世俗自然消融而成为胜义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此岸与彼岸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此岸是指轮回的现象,彼岸是指超越轮回的现象。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属于此岸的一般思惟心,由此看见它是完全无实质的,是无可理解的能知,这是所谓的『到达彼岸』,是将此岸消融而成为到达彼岸的要诀④。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④「到达彼岸」一词是波罗蜜多(paramita)的字面直译。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昏沉与觉醒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昏沉是由于厚重的心意遮障而无法理解任何事物。觉醒是鲜明地如实看见初始的本然状态。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这个不了知、无理解力的心本身,不要质疑心是否了知,由此看见它不含任何体性,而是清澈且无遮的。这是让昏沉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爱与憎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憎是厌恶另一个对境,爱是喜欢另一个对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触发憎恨的对境,并看见它是空性的,没有任何体性。向内看着激起慈悲的对境,并看见它也是空性的,不具任何体性。你所憎恨的敌人是心,你所挚爱的朋友也是心。了解这心是空性的,非由任何事物所造,即是让爱憎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欲望与欢喜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回答道:「欲望是执着且渴求特定的事物,欢喜是心中升起喜悦。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感受到欲望的心,并且发现在看见吸引人的对境或财物时,那欢喜只不过是一种愉悦的经验。欲望和欢喜都是心,由于这心不是由任何事物所组成,这是自然消融欲望与欢喜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授,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自我与他人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自我是显然的攀缘,他人是偏颇的分辨。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自我并发现,自我并非由一个你可以攀缘的自我所构成。向内看着他人并发现,他人并非由你可以攀缘的片面类别所构成。自我和他人都是心,心的这个空性特质是使自我和他人无分别地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痛苦与欢愉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痛苦是心的不自在,欢愉是意念的自在。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内看着那不自在的痛苦状态,并发现它不是由任何具体的物质所构成,而是心。心是空的,而这个空性的特质是自在的状态。这是将痛苦改变为自在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善行与恶行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善是任何有益的行为,恶是带来不善业果的行为。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一切业的行为以及业的成熟,在觉醒心的状态中是一体的,这个心自始以来即不受善行之德与恶行之失所染污。由于这空性的心不会累积业的果熟,这是将恶行转为良善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诸佛心意』与『有情众生心意』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佛意从不离开根本的自性,有情众生之心则是不断的来去。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让这有着念头来去的有情众生之心不造作,它的基并非由任何体性所构成。那是初始本然的心,大自有的状态,称之为安住于佛意。这是让有情众生之心消融而成为佛意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神与魔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神是已经舍弃一切恶意者,魔是怀有恶意者。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你所感知的神与魔,其本身即是你有意念的心。直接向内看着这个意念,并发现它没有任何实体,而是空性的。在那一刻,神与魔的念头中止了,因此这是让神与魔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敌人与子女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敌人是我们视为敌对的人,而子女是我们疼爱如宝的人。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右看见你的敌人,向左看见你的子女。向内看着内心并发现,将某人视为敌人的是这个心,而将某人视为子女的也是这个心。向内看着这个二元的感知并发现,它既无基础、也无实质。无实质性的本身,即是让敌人的想法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有价值与无价值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有价值是指被视为所需要与所贪恋的事物,无价值是指与需要或贪恋无关的事物。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向右看见黄金,向左看见肮脏的粪便。对黄金的贪恋与对污物的厌恶,都是在你的心中。由于这个心本初以来即是空性而不具实质,因此,黄金和污物是平等的。这是了悟黄金与污物毫无差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能知与所知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所知是将外在的物质对境看成是真实的,能知是将内在的心误解为真实的。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看着外在所知的对境,并了悟显相本身即是空性。向内看着内在能知的心,并发现心是无实质且空性的。了悟此,即是了悟能知与所知无二无别、皆为显现空性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取与拒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取是在意念上不拒绝而接受,拒是在意念上舍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要认出轮回的痛苦是二元分别的心。了解它的徒劳无益,并离于对世俗追求的冲动。藉由将自心转离轮回,你就得到了什么都不需要的自由。因此,了悟没有要取、拒的事物,即是让取、拒自然消融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念与无念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念是沉思与深思,无念是没有意念活动,保持如此而让念头的来去自行消融。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不论生起何种念头,既不要排斥它,也不要修改它。反之,让它自然消退,离于意念的造作戏论。由于它不具实体,因此也不留下任何痕迹。这称为将念头带向无念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作为因的福德资粮,与作为果的智慧资粮,两者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因——福德资粮,是指生起次第、持咒与咏诵、礼敬与供养食子、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等等。果——智慧资粮,是指在空性自性中修持禅定与慧观。不论你修什么,圆满福德以作为慧果的要诀,是以毫无能作与所作的概念想法而将其封印。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止与观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止是当念头活动完全消退,而你的注意力仍保持不动。观是你在当下清晰看见法性。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在你安顿而入于平等性中之后,你清晰地在所见与所想的一切之中,体验到空性、事物的本性,这就称为了悟止、观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方便与般若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善巧方便是巧妙且善于分辨,而般若是了知与见到实相。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要运用善巧方便以辨识你自心的无生自性——其不由任何体性所组成的空性,同时以般若来知见心的无生自性。这是了悟无生空性与法性般若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2】

  【2】方便(means)有时可译为技术或法门。一般来说,藏文yeshe代表「智」(wisdom),范畴较广且可分为本来与后得者,藏文sherab则是「慧」(knowledge),或是梵文的般若(prajna),指的是波罗蜜多的第六度。此处将knowledge直接翻译为般若,以和智作分别,并且也合于回答中的解释(了知与见到实相)。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入定与座下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入定是将身、语、意安住于平等舍之中,让烦躁不安的注意力静下来,并稳住这份宁静。座下是从禅定中起座后,运用刚才所提的原则并更加强化之。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禅定时修一切事物离于作意有如虚空,而在四种日常活动中随后而至的体会当中,则修显相超越概念作意。这就称作了悟禅定与座下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虚空与觉性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虚空是心的自性,即深度揭露的法性之清净本质。觉性是了知此一虚空就在你的内在。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心的自性——没有任何物质组成的真实法性——是清净且难以测度的。藉由自明觉性而看见此法身,即是深度揭露的法性。安住在其延续之中,即称作是了悟虚空与觉性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诸法与法性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诸法是善的现象、不善的现象,以及不善不恶(中性)的现象——可以如此描述与指称的一切事物。法性是指诸法其本质皆空,自性为空,也空无性相。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法性是了悟一切现象,皆由等同空性的心中生起。这就称作了悟诸法与法性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见地与见者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见地是无颠倒的佛意,见者是有情众生的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见地不在他处。见地是无偏颇而宽广遍一切处,没有中央或边缘,因此,让你的心性不造作。当你的心对此向内看着时,不要将它视为他物,反之,将它视为自始就在你的内在。这就是了悟所见与能见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禅修与禅修者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禅修是将自己安置在无念法性的无造作、本然状态,禅修者是瑜伽士的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放松身心而进入你凡俗心性的无造作状态,并任它处于本自即有、本自能知的状态,不受念头的破坏。在这个状态下没有可分离的修练者,所以它称作了悟禅修者与禅修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行与加行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行是你所做的一切,加行是运用你的一切行为使修行更加进步。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以正念守护而摄持你的行、住、坐、卧等一切作为。不要陷入(无心的)日常事物之中。以法性摄持你的行和加行运用,这就称作了悟行与加行无二无别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求证与能证者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求证之果是佛的三身,能证者是意欲证悟三身的心。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三身不在他处。心的自性与事物的自性皆是为空且不可分离,即是法身。体证此一毫无束缚的能知,即是报身。觉性以种种方式显现,如此的游戏即是化身。了悟到求证之果就在你之内,而非于他处可达,这就称作了悟果此刻就在你之内,而非求证之对境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措嘉佛母向莲花生大士问道:「要持守的三昧耶与三昧耶的持守之间的分界线是什么?」

  上师答道:「要持守的三昧耶是根本与分支等等,三昧耶的持守是守护你的身、语、意以免损害三昧耶。当你将这点应用到你的相续而体验时,要持守的三昧耶及此持守的本身——所有身、语、意的根本,以及四个主要分支,无非都是你自心的相续本质。了悟此一完美无瑕的心,即称作了悟三昧耶的要诀。措嘉,这至关重要的教言,我授予你。」

  我,这位心意薄弱的措嘉女,
  以恭敬的身、语、意
  请求化身上师莲花生,
  因而领受到这个教言,是为要诀的开示。
  我为后世人写下手稿。
  由于传布的时机未到,我将其封为伏藏。
  愿具有业缘的宿缘者能得遇,
  并净除其遮障而获得持明位。

  这是我在兔年夏季第三个月第二十五日,于晶珠松岭所写下的要诀窍言。讬付的封印教法。

  宝藏封印。

  隐藏封印。

  讬付封印。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