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教言广集零选
Email

 

教言广集零选

出自:《冈波巴大师全集选译·教言广集零选》

冈波巴大师 著 张澄基 译

 

 

  冈波巴尊者仁波且说:

  使(大手印)定生起有四种因素:

  一、由上师加持而得定;

  二、依缘起法而得定;

  三、由积聚资粮而得定;

  四、由净除业障而得定。

  (大手印定生起之相,是这样的:)

  于此(心之)体性无整治无掺杂,安适舒泰住于本元明明朗朗清清净净,于一切时相续不断(有这种觉受就是大手印的定相)。此又分二:(一)是有决定性的境界。(二)是境界尚不能至决定的地步。

  决定性的境界是:如秋季之明朗晴空与心性无二无别,上不希求佛道,下不怖畏轮回。别人想改变你或影响你也改变不了影响不了。

  不决定的境界是这样的[1] :具有定境之乐、明、无念的觉受;但觉受时有时无,因为无念的关系,可能有堕落下道的危险;堕于色界或无色界天;或是堕入(小乘之)灭谛涅槃。

  在最初学(大手印)的时候是学习(认取)那明明朗朗的(自心)明体,进而学习知而不散之道,再进而学习坚固稳定的修观使自己生起决信和确知。(修大手印的人)只要不忘失心之体性,妄念种种的生起变化原是很自然的。譬如说,虚空虽然自性清净,但是各种云雾仍会不断的生起,但终究仍会消失于虚空中的。(修大手印的人)应该向“使妄念成为友伴”的方向努力,如果不能使心念收放自如,那就会有失误的危险,或陷入苦薮,或生于无色界。(对治之道是:)作生起次第一刹那中自成本尊之观法。这样于一刹那中圆成本尊身后,就专一的修习(大手印)光明,这样就会产生光明朗耀的觉受和产生无散乱止定的觉受。如是以智慧观察就能证悟无任何实体之可得。

  一个有证德的上师如果遇见一个能舍弃今生一切的善根弟子,他应当使之成熟授以四种灌顶,导向生起圆满二种次第解脱之道,使他先修生起次第之如幻本尊观,再修气脉(明点)观,这就是所谓的“具有戏论的圆满次第法”。“超离戏论的圆满次第法”是指那光明的心之空性当下现前见到。如是修观生、圆二种次第就必能产生功德,这最好是住于寂静处去修观。如果身能生乐,心就也会生乐。内之五种觉受相和外之八种功德相皆能(相继)生起,在这些觉受和功德生起之时,气就会息灭而进入中脉(或阿哇都底脉)。当第二种(?)象征(或觉受)生起之时就会实际体验到境界相(?),不但是外显诸境界,心之体性亦能现自亲验。在第三种象征出现之时,明相和无念相就会产生,修观至此就算是到了成功的阶段,此时气就能住于心。第四种象徵出现时,(大手印)见之法性义理就能全体洞见无遗,能成就四种事业(?),这就是说大手印见已经成功,于自己的心性得到了决定见。能见一切法之明相,一切轮回和湟磐诸法(此时)皆呈现光明之相,关于(息、增、怀、诛)四种事业,就是不用念咒和作仪轨等也能够很容易的成办。当风息[2]趋入光明之时,智慧的徵象就会出现,身有虹彩、光明之圆团亦会在身上出现,这些都是智慧出生的徵象,此时无能见及所见,故名为“空性”,已经超出了三界,远离心识,所以又叫做无愿求。

  法王冈波巴开示云:

  修行人所遇见的魔障有两种:一种是由人或非人(妖魔)所兴起之障碍,另一种是由(心识)妄念所兴起之障碍。除遣魔障之法,总说有三种:

  一、是由慈心和悲心来除遣,这是说修慈悲观的人就像是母亲对儿子一样不能对他作任何损害的。

  二、是观(诸法)如梦如幻,由观空性来遣除障碍,因为毕竟没有能损者和被损者的缘故。

  三、是明了这些魔障皆是心所变现的迷乱之相,如是了达,魔障就不能为害了。

  (通常魔障来扰时,多半是在行者)有了许多徒众,和物质受用增长,福报鼎盛之时。有人说这即是密宗得了共同成就之时,或说是魔鬼来作中断障之时。最初是(魔鬼)在徒众眷属中掀起障难,然后是,由于物质和福报增盛的缘故,就会在善业和法行上发生障碍,再接著就是行者或(法师)自己生起贪嗔而造成障碍。

  至于是不是外魔来作障碍,观察自心就会知道,如果对自己造成伤害,那就是外魔的侵害,如是对自己未能造成伤害,(而伤害到眷属)那就是因(自己的)成就而(诱致外魔来扰)的结果(?)

  大师说:

  外所显境皆是(自)心之体性,所谓心之体性者就是那明明朗朗清清楚楚的自心之明体,有些人把这个明体想成「(真)我」或自己,但此心之体性是空明无可认持的,也断灭不了的,此明体亦是没有依处的,见到这赤裸裸的明体就算是有了道上的契悟了。

  然则,此[心之体性」究竟是怎样的呢?它非有亦非无,非常亦非断,离二边,但亦不是什么中道,截之不能断,摧之不能灭,于一切时不来亦不去,三时中相续不断;截之不断故,非有为法,从本以来自性成就;摧之不能壤灭故,无形亦无色,非实体故无相状故。若能亲自体验到这些,就叫做「心之体性」,或叫做[大乐」,或叫做[俱生智」,及「无二」……

  大师说:

  一个人如果想「即身成佛」,修习「大手印」法是最重要的!所谓大手印者,就是三世一切诸佛的心,那无二的智慧!这要到那里去寻找呢?要到自己的心中去寻找。

  「手」是什么意思呢?龙树菩萨云:

如彼水中灌入水,又如油中注入油,
自心能见自智慧,如是善见名为「手」。

  「印」的意思可以从三方面来看:一、自性印,二、觉受印,三、契证印。

  自性印: 如(经中说):

所有一切众生皆悉具足如来藏。

  这是说;下自无间地狱和草茎上的昆虫,所有一切众生无不具足此心之本体。喜金刚续云:

屎中之虫蛆,亦具(佛)体性。

  觉受印: 话虽如此,仅凭「自性具足」是否就够了呢?这当然是不够的,还需要由修行所产生的智慧觉受才能发生作用。要有怎样的觉受呢?要现量的觉受到此心之自性乃离生灭之光明才行。心之性相是:能有种种妄念之纷起,能变现外境种种阴阳诸物。心之实体虽毫无差别相却能变现种种境物。总之,此心性即是俱生法身,(外境之种种)显现即是俱生法身之光明。显、有、轮、湟一切诸法其自性本体皆十分清净,十分纯洁,超越言思,离生住灭相,如果有这样的(现量)觉受,就算是觉受印了。

  契证印: 是说不依因缘而生,无实质无相状,无形无色,离一切有无言说之边,无为,自性本成,见法界体性本来成就,若能现量证悟此理就算是契证印。再无任何一法更胜于此,故名为「大」[3]。仅靠以上所说的大手发道理是不够的,还要使(佛经)的四种智慧现前显现才行,这就要对众生起大悲心,对上师三宝起诚信恭敬心,对业果十分兢兢谨慎,对此生之一切贪著要努力降伏消灭才行……

  冈波巴大师说:

  第一步要了达心之体性,然后要于此心体得熟练,最后要于心体得自在。

  第一、了达心之体性需要:

  一、所谓心体者,即是俱生之智慧,明朗空寂,无可认持,能现前如量的觉受到。

  二、了达各种纷飞之妄念与此心体无二无别。

  三、外面由阴阳(所生)之种种境界与心体和妄念,三无差别[4]。

  第二、于此心体得熟练者:

  这是说应该住在尸林(或山穴)等寂静处,精进的如法修持。

  (大手印的)证悟相有三种不同的方式(不定的)出现:

  第一种是根本定与后得定绝然不同。

  第二种是根本定与后得定相互的显现。

  第三种是根本定与后得定二无差别的同时显现。

  (一)根本定与后得定绝然不同的觉受是:

  于定中修观时,(大手印的悟境)现前,但(下了座,在日用动静中的)后得位时却没有(大手印的)悟境了……

  其时,妄念于己于人皆不能作害,自己就应该往于寂静处无闻断的殷重祈祷上师,一心专住的努力习定,这是非常重要的。

  (二)根本位与后得位的觉受相互的显现是说:

  (大手印的悟境)在定中会出现,同时后得位的行住坐卧四威仪行动亦不能损害大手印的悟境。自己确实的知道里面的种种纷起妄念与心体实在是无二无别的;外面的显境,有时像是幻化,有时像是空,有时又好像是有实物似的,有这些时而中、时而边的觉受。这时,或许会听到某些修士说:「你到我这里来吧,到我这里来会增长你的觉受的!」(不管他们怎样说)还是应该坚持的住在寂静处,独自一个人修行为要。

  (三)根本与后得二无差别的觉受:

  这是说行者能够证悟到一切外境诸显皆是俱生法身之光明;自心即是俱生之法身;所见外境及显、有、轮、涅一切法皆是离戏平等性之大乐,没有入定及出定之差别,于日用一切四威仪中不离大手印定,一切时常在流水相续瑜伽中,不需提撕正念,亦不需著意观察,大手印自然会全体现前。此时行动与静止毫无区别,到此境界即是大修行人,值得尊敬。

  坐破垫子和走破皮靴的瑜伽士,二者比较起来,还是坐破垫子的瑜伽士要好得多,我的师傅密勒日巴住山四十二年、八十四岁圆寂以前一直是到处住山的。

  冈波巴曾经问密勒日巴:

  「您为什么老是住在山中呢?」

  密勒上师说:

  「我住山和住在城市中,心境上毫无差别。(我终身住山)是要以此身示现给一切众生看,要他们从心底生起决志,令生令世一定要争取解脱。在城市中居住不是修行人 的行素。」

  冈波巴大师亦时常住山,我们徒众也应效法祖师们的宗风,经常住山才对。

  尊者仁波且说:

  决定断舍今生之一切,矢志专心修行之人应该知道下面几个要点:

  一、(大手印)见与悟境之相合,

  二、(大手印)修与觉受之相合,

  三、(大手印)行与时间之相合,

  四、(大手印)果与利他(之事业)相合。

  第一、「见」与悟境之相合:所谓「见」者是要知道心性即是俱生之法身,显境皆是法身之光明,俱生法身在众生心中皆本来具足。显境是指内心中之种种妄念和外境(世界中)由阴阳变化而起之诸法,此一切诸法又皆是法身之光明。(法身和法身之光明)实无二无别,此无二之自性本来清净、纯洁、超言、离思,本来如是自性成就,非因缘生乃无为法。法性与智慧无有差别,本元之实相向来就是如此的,于佛位不增,于众生不减,这样的了解名之为「见」。但此[见」必需要具有(现量的)证悟体验才能算数,否则是没有用处的。

  上师又说:

无有证境之「见」者, 虽云离边实意为。

  什么是证境呢?证境是见到俱生法身之光明相;一切所见世间诸法,生死、涅槃乃至一切诸有皆于平等性中显现大乐,(这样的体验才是证境或证悟),这种(现量的)智慧不是闻思的智慧,是由修行和福德所产生于内之(现前)觉证,这样的证境才是「见与悟境之相合」。

  第二、「修」与觉受之相合:这是说(大手印之)一切觉受皆应当与所证得之[见」相合才对,一切证悟也应当与修生的觉受相合才对。又应知道,(大手印之)「修」与觉受相合的觉受不是指那些个别的、特殊的、或方分性的觉受而言的,那些觉受(多半是)由气脉的因缘而生起的。如象 :眼见诸色相,耳闻诸声音和禅定中所产生之乐、明、无念等觉受,甚至连那些「不现」、「无所现」和如清净虚空之空性现前的觉受,也只是个别和方分的觉受。这些觉受是时有时无的。如道果中所讲说的一般。那么修与觉受相合之觉受究竟是怎样的呢?那是指:体性本身的觉受;俱生本身的觉受;初元本身的觉受,和大手印本身的觉受。这又是怎么回事呢?这是指里面的心之体性。那是无丝毫有法之存在的,连头发的百分之一之细的东西也没有,这样的觉受才是对的。其实也不能说有任何所证,这样的心体明明空空无可认持,此明空相续不断。要有这样的觉受才行。如果有这样的觉受,那就是「修」与觉受同时或相合了。

  第三、「行」与时间之配合:初修业的人应当修习王子行,王子行是指持守居士或其他别解脱戒,于菩萨学处愿、行二种菩提心戒如誓遵守。密乘之持明三昧耶戒条律繁多,摄要言之有十四条根本戒,及其他支分戒,最初需对这些戒律听闻学习,然后无阙犯地守持之。若有违犯,当发露忏悔,精勤持护。

  修士之秘密行:其根本修持之道是要住在尸林或其他极隐密处专心闭关修持。修持是指修自身为佛身,修自语为真言,修自心入法性。《马哈马杂续》云:

真言、形像与法主,此三即是三瑜伽,
行者凭此三种法,不为三有过患污。

  自身成为佛身观者,是生起如幻化之起分本尊观及口诵真言。上根则观修智慧气入中脉观,中根修普通气入住出之数息观,下根计数念诵本尊咒。修自心入法性者:是指顿入大手印等观法。如是修习真言乘之特别方便仍必须要秘密: 本尊秘密、上师秘密、法秘密、身、口、意三种秘密而修持之,行者如是秘密行持,故名为明禁行。

  智慧行者往大禅定之(密)行,是说行者能于一切时四威仪中,住无学双运离根本后得(差别之大禅定),于空乐相续不断中大乐欣欣然。至此境地则已无所谓此可行,此不可行,无瞻前盼后,堪为一切无所顾忌之行矣!此诸[行」中皆需以务本为要,上地之人不可作下地人之行,下地人亦不可作上地者之行,一切要量力而为之。此即密行需与时间相配合之谓也。

  第四、果与他利事业相合:当瑜伽行者能够心离能所,无劳正念或作意观察即能任运无勤住入大定之中时,此时,行者即能消融百数身体(?),而身口意无别,大乐无二身即得任运现前,此即证得(大手印)果位之相矣。此与利他之事业相合者,如是法身能任运无勤出生二种色身而作利生之事业……

 

 

论平常心

 

  赵州问南泉:「云何是道?」

  泉曰:「平常心是道。」

  州曰:「还可趣向也无?」

  泉曰:「拟向即乖。」

  西藏密宗的最高法门大手印。摄要言之亦不过是上面这两句话而已。中国禅宗与藏密大手印法之传承和流派虽然不同,但所传之法的本质却是完全一样的。两派的宗风和格调虽然有著很大的差异,但在许多节骨眼的表达词语上却有许多相似之处,因为法身空性中所流露出来的东西毕竟有其根本之相同处也!最令人注意的例子就是「平常心」一词了。

  赵州问:「云何是道?」

  南泉直下说:「平常心是道。」

  藏传大手印法也说「平常心即是大手印法」。藏文Tha. Mal. Shes. Pa译成中文是不折不扣的平常心。Tha Mal是平常、普通的意思。Shes. Pa是心、觉或知道的意思,因此Tha. Ma1. Shes. Pa的直译就是中文的「平常心」。

  然则什么是平常心呢?就字面讲「平常」是普通的,一般的,大家所共的意思,稍深入些就是原来的、本质的、不修改增添的,时常都是如此的,「本来就是这个样子」的意思。因此,平常心或Tha. Mal. Shes. Pa就是指那时常如此本来如斯的自心了。禅宗对「平常心」一词的详明解释我不太清楚。冈波巴对平常心一词在教言广集三四九、三五零页中却有有很明确的解释,兹译出如下:(以上这段是译者诠释)

  尊者冈波巴仁波且说:

  行人如果痛感世事无常,生死迅速,深信业果不坏(轮回是苦,见小乘过患而发起慈悲菩提之心亟求解脱之道,他就应该知道和认识一切法之根本——平常心。平常心者:就是这个不为任何法相所掺杂,不被世间意识所搅乱,不为沈掉和妄念所鼓动,当下安置于本来之处(的自心)。如果能认识它,那就是自明之智慧,如果不认识它那就是俱生的无明。认识它就叫做「明体」、体性、俱生智、平常心、本元、离戏、光明等。若是认识它,就要比深通五明的班智达(博士)还要(尊贵和)功德大。班智达是把总相定义,语义等作为研究的对象,而研学广泛的知识。但如果能认识此自心明体,就能够知一而知一切,因为能够把当下现前的真理用之以为道,所以其功德最大。至于长时间的「深定」[5],则外道长寿天,甚至冬眠的熊和蛇类都是有的。(但他们因为不认识平常心的缘故,所以毫无用处。)因为平常心是不共的,所以功德最大。能够不知昼夜的相续,住于禅定三摩地中,也远不及认识平常心的重要,因为那是普通相共的禅定。依四种灌顶渐次修习生起次第法,知触相……知声相等(皆是五方佛自性,甚至)面见本尊佛,也不及认识平常心之重要。见到本尊只是属于贤善之世俗谛,为障碍清净之相而已。但(认识)平常心则属于胜义谛,功德远为广大。能够具足天眼天耳等五种神通,亦远不及认识平常心的功德大。因为神通亦是有漏法,饿鬼和畜生道(的某类众生)也是具有神通的。若能认识平常心,则如颂云:

智慧智慧极殊胜,具智慧故知有无。

  因为那是属于无漏心的缘故,所以极为殊胜。

  再者,即使有不现诸相,或无相可现,或甚至感受到如清净虚空之空性觉受时,也还是赶不上认识平常心来得重要!因为前者是将理之总相作为「境」(而缘观之),属于比量道,而平常心则是以现前透露之理而为道,故远为殊胜也。

  若能认识平常心,即是智慧之王。因为(平常心)不是各各分别慧之所缘境。颂曰:

刹那显现大智慧,即趋诸法根源处,
现前证悟诸法(性)……

  因此说(平常心即)是一切智慧之王。佛之五种智慧(平常心)中亦全部具足之,因为(平常心)能证悟无能所之二相,所以能成就妙观察智。如颂云:

一刹那中知差别,一刹那中成佛位,
刹那了达心实义……

  不必历经五道之次第,于一刹那中能成办一切事,所以是成所作智。一切世俗谛中所有诸法皆似影像一般的显现于明镜中,如是悟入,故即是大圆镜智。见轮回涅槃一切诸法于自心明体中平等平等,故名平等性智。因此佛陀无始亦无终,最初佛无因,智慧眼无障,此具慧之体即是善逝,故为一切智慧之王,一切功德之王。诸大神通亦不如平常心之尊贵。一切三昧中,此为三昧之王。不论你得到了什么样的三昧,如果能够证悟到(平常心),其他一切三昧就会像果皮或树皮一样的剥落净尽了。此即是一切法之心要,轮回与涅槃之根元皆系乎是否能够认识这个平常心!所以说,认识平常心实在是最重要的事哟!

 

 

答修行疑难

 

  皈依上师仁波且,祈请加持于我。余曾请问上师关于体性之问题,师之同答恐日久遗忘故,兹记录于后:

  问:什么是自明体?什么是他明体?这两种明体是怎么回事?

  答:根本没有两种明体。(法尔)自性的明朗中那离善离恶者[6]即是。

  问:感受到那空洞洞的空;自己想那是空性的空;和离戏的空。这三种(不同的空的觉受)那一种才是对的呢?

  答:前二者不是,离戏的空才是对的。

  师云:明体与离戏之空二者同时俱起故名俱生,知道它法尔如是就是智慧。

  问:根本定位与后得定位,二者是怎样融汇(成一味)的呢?是专一的住于禅定中而能够在行住坐卧四威仪里,不离开禅定吗?还是,于后得位(四威仪)中一切妄念皆能够成为助伴呢?还是,在后得位之(日用动静中)觉得如梦如幻呢?还是,在后得位时当下劣之妄念生起之时能够断绝之呢?

  答:前者之觉受是很好的,但仍不能脱离三有,中间所说的[7]算是可以了。后面的一种:如果在后得位时连下劣的妄念都不能断绝,那就不能算是根本与后得汇融一味了!

  问:智慧气有没有动相?

  答:凡是有动相的都是业气!一切动散皆悉清净全体成为一味的智慧气才是成佛。

  问:智慧气会不会有时中断?轮回有没有始和终?

  答:法身是超乎中断和不中断的。于一切时中能觉受到超越心意之俱生智慧就是法身。二种色身在自显境上是有中断的,但是在别人的显境上则是无间断的。轮回不可说某一点为始或为终。

  问:修观(大手印)见到了什么程度才可以不生中阴?

  答:上根的(修士)才能不生中阴,这要上根的(修士)能够经常住于悟境中才行。证悟以后继续勤修就会自然达此境界。

  问:若是在梦中不能(自然的)修观(大手印之)体性,是否中阴会出现?

  答:若是在梦中不能(观大手印)体性,中阴就一定会出现。

  问:只修(大手印)体性是否能够清净业气?

  答:可以。

  问:修气功能否增益(大手印之)体性证悟?

  答:能够。我的上师密勒日巴就是专修拙火气功的。

  问:观(大手印)体性和修气功,二者之中何者能清净业气比较容易?

  答:修(大手印)体性。

  问:已能证入体性流水相续三昧,还有无任何方便能够使三昧增长?

  答:无。

 

 

  译至此,宿疾骤发,不得已,入院治疗,九死一生,这今未脱险境,冈师之各种「宝训」只好搁笔矣。

张澄基 一九八四年十一月十日

 

 

  [1]本文是:不决定的境界有四种,或可从四方面来说,但这样译,从下文来看似乎很难确切的分辨出四种境界,不如泛说还较好。

  [2]「风息」与「气」相同。

  [3]上面所讲的大手印之字义,与通常略有差异,通常说大手印老,如国王之印契,臣民无敢越者,世上无任何一法能逾乎此法,为最高之权威及真理,故名大手印。

  [4]本文只说是「三无差别」,并未指明,我猜想如是。

  [5]原文无,可能是脱漏了。

  [6]原文作「无记」,但中文之无记常有不好的意思,故就其原义译为离善离恶。

  [7]我想大概指第二和第三间。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