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洗髓经》原文
Email

 

《洗髓经》原文

 

 

  易筋洗髓具非东土之文章,总是西方之妙谛,不因祖师授受,予安得而识之?又乌自而译之也哉?!

  我祖师大发慈悲,自西徂东,餐风宿露,不知几历暑寒,航海登山,又不知几历险阻,如此者岂好劳耶?

  悲大道之多歧,将愈支而愈离,恐接绪之无人,致慧眼之淹没。遍观诸教之学人,咸逐末而忘本,每在教而泥教,谁顺流而穷源,忽望霞旦,白光灼天,知有载道之器,可堪重大之托,此祖师东来之大义也!

  初至陕西敦煌,遗留汤钵于寺。次及中州少林,面壁趺跏九年,不是心息参悟,亦非存想坐功,总因因缘未至,姑静坐久留,以待智人参求耳。及祖师示人为第一义谛,闻者多固执宿习,不能领略,再请,予何人斯,幸近至人,耳提面命,顿超无上,正传正觉,得易筋洗髓二帙。洗髓义深,精近无基,初学难解,其效亦难,至是为末后之究竟也。及其成也,能隐能显,串金透石,脱髓圆通,虚灵长活,聚而成形,散则为风,然未可一蹴而至也。易筋义浅,入手有据,初学易解,其效易臻,堪为筑基之初起。

  是必易筋之功竟,方可因之洗髓。予得师传,习易筋已效,将易筋原本一帙,藏之少林壁间,俟有缘者得之。惟洗髓一帙,附之衣钵,远游云水,后功行至,果获奇应,曾不敢轻易告人,又恐久而失传,辜负祖师西来之意。于是不揣鄙陋,译为汉语,止求不悖经文,不敢致饰章句,根据经详译于后,并为序言于前,以俟智者之玩味而有得也。(释慧可谨序)

 

总义

如是我闻时,佛告须菩提,
易筋功已竟,方可事于此。
此名静夜钟,不碍人间事。
白日任匆匆,务忙衣与食。
三餐食既竟,放风水火讫。
抵暮见明星,燃灯照暗室。
晚习功课毕,将息临卧具。
大众成鼾睡,忘却生与死。
明者独惊醒,黑夜暗修为。
抚体叹今昔,过去少一日。
无常来迅速,身同少水鱼。
显然如何救,福慧何日足?
四恩未能报,四缘未能离,
四智未现前,三身未皈一。
默观法界中,四生三有备。
六根六尘连,五蕴并三途。
天人阿修罗,六道各异趋。
二谛未能融,方度未能具。
见见非是见,无明未能息。
道眼未精明,眉毛未落地。
如何知见离,得了涅槃意。
若能见非见,见所不能及。
蜗角大千界,(虫+焦)眼纳须弥。
昏昏醉梦间,光阴两俱失。
流浪于生死,苦海无边际。
如来大慈悲,演此为洗髓。
须俟易筋后,每于夜静时。
两目内含光,鼻中运息微。
腹中觉空虚,正宜纳清煦。
朔望及二弦,二分并二至。
子午静守功,卯酉干沐浴。
一切为心造,炼神竟虚静。
常惺惺不昧,莫被睡魔拘。
夜夜常如此,日日须行持。
惟虚能容纳,饱食非所宜。
谦和保护身,恶厉宜紧避。
假借可修真,四大须保固。
柔弱可持身,暴戾灾害逼。
渡河须用筏,到岸方弃诸。
造化生成理,从微而至着。
一言透天机,渐进细寻思。
久久自圆满,未可一蹴企。
成功有定限,三年九载余。
从容在一纪,决不逾此期。
心空自身化,随意任所之。
一切无挂碍,圆通观自在。
隐显度众生,弹指超无始。
待报四重恩,永灭三途苦。
后人得此经,奉持为宗旨。
择人相授受,叮咛莫轻视。

 

无始钟气篇第一

宇宙有至理,难以耳目契。
凡可参悟者,即属于元气。
气无理不运,理无气莫着。
交并为一致,分之莫可离。
流行无间滞,万物依为命。
穿金与造石,水火可以并。
并行不相害,理与气即是。
生处伏杀机,杀中有生意。
理以气为用,气以理为体。
即体以显用,就用以求体。
非体亦非用,体用两不立,
非理亦非气,一言透天机,
百尺竿头步,原始更无始,
悟得其中意,方可言洗髓。

 

四大假合篇第二

元气久氤氲,化作水火土。
水发昆仑巅,四达坑井注。
静坐生暖气,水中有火具。
湿热乃蒸腾,为雨又为露。
生人又生物,利益满人世。
水久澄为土,火乃气之燠。
人身小天地,万物莫能比。
具此幻化质,总是气之余。
本来非我有,解散还太虚。
生亦未曾生,死亦未曾死。
形骸何时留,垂老后天地。
假借以合真,超脱离凡类。
参透洗髓经,长生无尽期。
无假不显真,真假浑无际。
应作如是观,真与假不二,
四大假合形,谁能分别此。

 

凡圣同归篇第三

凡夫假作真,美衣为体饰。
徒务他人观,美食日复日。
人人皆如此,碌碌一身世。
不暇计生死,总被名利牵。
一朝神气散,油尽而灯灭。
身尸埋圹野,惊魂一梦摄。
万苦与千辛,幻境无休歇。
圣人独认真,布衣而蔬食。
不贪以持己,岂为身口累。
参透天与地,与我本一体。
体虽有巨细,灵活原无异。
天地有日月,人身两目具。
日月有晦明,星与灯相继。
纵或星灯灭,见性终不没。
纵成瞽目人,伸手摸着鼻。
通身俱是眼,触着知物倚。
此是心之灵,包罗天与地。
能见不以目,能听不以耳。
心若能清净,不为嗜欲逼。
自知原来处,归向原来去。
凡夫与圣人,眼横鼻长直。
同来不同归,因彼多外驰。
若能收放心,提念生与死。
趁此健身躯,精进用心力。
洗髓还本原,凡圣同归一。

 

物我一致篇第四

万物非万物,与我同一体。
幻出诸形相,辅助成生意。
有人须有物,用作衣与食。
药耳及器皿,缺一即不备,
飞潜与动植,万类为人使。
造化恩何鸿,妄杀即暴戾。
蜉蝣与蛇蝇,朝生暮死类,
龟鹤糜与鹿,食少而服气。
竟得多历年,人何不如物。
只贪衣与食,妄却生与死。
苟能绝嗜欲,物我皆一致。

 

行住坐卧篇第五

行如盲无杖,内观照性分。
举足低且慢,踏实方更进。
步步皆如此,时时戒急行。
世路忙中错,缓步保平安。
住如临崖马,亦如到岸舟。
回光急返照,认取顿足处。
不离于当念,存心勿外务。
得止宜知止,留神守空谷。
立定勿倾斜,形端身自固。
耳目随心静,止水与明镜。
事物任纷纷,现下皆究竟。
坐如邱山重,端直肃容仪。
闭口深藏舌,出入息与鼻。
息息归元海,气足神自裕。
浃骨并洽髓,出神先入定。
卧如箕形曲,左右随其宜。
两膝常参差,两足如钩鉅。
两手常在腹,扪脐摸下体。
睾丸时挣搓,如龙戏珠势。
倦则侧身睡,睡中自不迷。
醒来方伸脚,仰面亦不拘。
梦觉浑不异,九载征实际。
超出生死关,究竟如来意。
行住坐卧篇,只此是真谛。

 

洗髓还原篇第六

易筋功已毕,便成金刚体。
外感不能侵,饮食不为积。
犹恐七情伤,元神不自持。
虽具金刚相,犹是血肉躯。
须照洗髓经,食少多进气。
搓摩干沐浴,按眼复按鼻。
摸面又旋耳,不必以数拘。
闭眼常观鼻,合口任鼻息。
度数暗调和,身定神即定。
每日五更起,吐浊纳清煦。
开眼即抽解,切勿贪酣睡。
厚褥趺跏坐,宽解腰中系。
右膝包左膝,调息舌抵腭。
胁腹运尾闾,摇肩手推肚。
分合按且举,握固按双膝。
鼻中出入绵,绵绵入海底。
有津续咽之,以意送入腹。
叩牙鸣天鼓,两手俱掩脐。
伸足抵其趾,出入六六息。
两手按摩竟,良久方盘膝。
直身顿两足,洗髓功已毕。
徐徐方站起,行稳步方移。
忙中恐有错,缓步为定例。
三年并九载,息心并涤虑。
浃骨更洽髓、脱谷飞身去。
渐几浑化天,末后究竟地。
即说偈曰:
口中言少,心头事少,
腹里食少,自然睡少。
有此四少,长生可了。

《洗髓经》原文(终)

  东方阳熹按:

  《洗髓经》所说之髓,乃是先天化生万物、主宰万物、无形无相之元气、真灵,非后天有形质之骨髓。后有人依《洗髓经》演化出有为之功法,此大违经意,劝大家切莫效法和盲修瞎炼,以免误了慧命。以下经论供读者借鉴:

  《通关文》云:“古经云:‘若无师指人知的,天上神仙无住处。’悟真云:‘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又云:‘要知口诀通元处,须共神仙仔细论。’三丰真人云:‘月之圆,存乎口诀;时至子,妙在心传。’又云:‘拜明师,问方儿,下手速修犹太迟。’此皆言道须师传,非可妄猜私议而知也。”

  《无根树解》云:“但此延年寿、减病灾之事,非有大功大行者不能行,非有大志大力者不能作,必须外结良缘以修德,内备法财以用诚,方能感动皇极而得天宝。法财者,非凡间之财,乃法中之财,即专心致志,真履实践,一念不回之善财。上阳真人云:‘天或有违,当以法财精诚求之。盖欲求天宝,须尽人事,人事不尽,是无法财,无法财而妄想天宝,难矣。’欲求天宝者,可不先备法财乎?天宝非别物,即真灵炼成之金丹,亦即天地之心复全之还丹,曰真灵,曰天地之心者,以未修炼言也;曰天宝,曰金丹者,以修炼成熟言也。天宝既得,万有皆空,根尘俱化,入于不识不知、无人无我之境,一任群迷笑我呆矣。这个呆事,须要明师口传心授,非可强猜而知。仙翁云:‘劝贤才,休卖乖,不遇明师莫强猜’,其提醒后人者多矣。”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