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道德书籍 >>open清和尹真人语录
Email

 

清和尹真人语录

【元】尹志平 著(全真道第六代掌教宗师)

 

  出家人要计较心朝日有多少恶念,不则酒色财气是欲心,但从来爱的皆欲念,但好一物,须要捩过,自然心地容易降伏,渐得安稳。人皆言得道甚难,若修行人捩过心,玲清清地,煞易修行,不生烟火,是非人我,功行疾就。说有为者,教门用力。说无为者,万缘齐断,一物也无,时时刻刻心地下功,便是圣贤佑助。若无功行的人,圣贤不管。圣贤教静处住,不敢动处住。圣贤教动处住,不能静处住。若不论前程,汗漫过日下,稍空休了也。但一针一草,皆在圣贤。若炼心人,有自然衣,自然食,不须苦求,圣贤暗中斡运。既是修行人,端的下功夫,圣贤不教错了。

  又云:凡有名相则有动静,有视听则有休咎。曰白刃临头而不惊怖,亦不动心,若承当得过者,乃圣人之勇也。假如烦恼也,则死了也。但一向惧喜,知是自己前世中少的冤债,须要还了。

  又云:自古圣人,皆从贫苦得来,不自富贵中出。凡人清贫者,学道易降心炼魔。若富贵者学道,则淫欲心多,胜心大,自然万两金易销得。若不动心,不贪不爱,不着无心,则销不得。大凡人成则忻忻,败则慽慽,若此两者,戏若平等,便是了心地人也。

  又云:玉阳大师主教,有人参口诀。大师曰:齐修万行真口诀,聚神一气撞三关。到长春真人掌教更别,但人要传道,只要外积阴德,内固精神,更待说甚么。

  又云:修行人行到是处,行也得道,坐也得道,坐外行住,皆得道全。要福但举好心,自然易积福,福广道自应。若供养他人亦合道,争功夺福、打勤劳亦合道,先人后己亦合道,苦己利他、远情去欲亦合道。但常用好心便合道。只为人不肯依,但遇个境,触着早昧了,怎得道应也。

  又云:丹阳师父曾言:杀一百牛,不大杀一人;杀伤一百人,不大错指一修行人。

  又云:个个只要俺说玄妙,玄妙不可说,要自悟。虽然说得,不行也不济事。修行人非一世得了,得了道者,皆宿世有功。修行人但依师家教言、直言语录,做修行不错了,打尘劳亦是功,接待亦是功,降心亦是功,除情去欲、看经亦是功。但有益处做,皆有功行。然今世功行未圆,来世后世圣贤接引。丹阳师父与祖师,三世曾为伴,十世做修行,但出头来便悟正教。累世积功累行,方可今世了达。其余师家亦然。

  又云:修行人做事,全要肯心承顺,便有功行。但积功行,自心不知,暗中圣贤积累。但有益处做自有功行事,到头来全在头上,要不辨别自有功行。若不承当,怎得有功。修行人若有妄心要求行,求行难有,皆是无心而得。但有益处举心,自有功行,暗中圣贤不错不能见。喻如做尘劳,常常亦要体道,休要暗了怎么做,便得功行。或因争个钟子,便又争个枚子,便又竞早生烟发火,折证是非,怎得有功。若修行人苦己利他,好物教人使用,歹物自己承当,但苦处、重处、难处,自己先做,功行最大,便是有道心的。人人说要传道,道本无传,但说传道便是怪人,参的人亦是怪人。

  又曰:万物中惟人最灵最贵,却有千生万死。喻如眼中观物,为无正主,性着於物,是物上生心谓之生。又耳内闻声,性却逐声,声上生,物上却灭。又鼻闻香,性着香气,香上生,声上却灭。又舌尝味,性着甘味,味上生,闻香处却灭。身好衣袂,衣袂上生,甘味上却灭。意好思虑,思虑上生,衣袂上却灭。但举一念处为生,绝一念处为灭。一日十二时中无功夫,人心上千头万绪,萦击其心,便是千生万死也。若要绝生灭,但举一念,先用觉照,照破万缘尽是虚假,方可物境不能染住,久久行持,觉照亦忘,心上自清静,清静生无为,无为自然合大道矣。

  又曰:师父长春真人,转展苦志炼魔,惟恐无功,於山上往来搬石炼睡。只为福小,不能心定,自后当过二番死魔。一番挣身,自险死;一番飞石打折三根肋肢,又险死。在后屡曾病魔,扑折三番臂膊。惫般魔障不动心,越生苦志。但修行人,若有志越有魔,无志则无魔,当过一番魔,添一重福,但魔一番,心上明一番,性灵一徧。

  又云:山东有张先生,坐环至数载问。坐次见面前落下麻楷一茎,因此上顾,至三番五番只不顾。忽一日,从承尘上落下一个人,面前立地,长出一口气。张先生疑身外身,遂出环来,直诣长春师父处,问参疑心。见师父礼拜讫,当面跪膝,欲言环中的境界。师父早知,言:修行人若下功,但眼里见的都不可认。见师父也不是,见佛也不是,见神也不是,见鬼也不是,见人也不是,见龙也不是,见虎也不是,见一切天上星辰也不是,见地下一切禽兽也不是。张先生尚有疑心,只认为身外身。又再问长生师父,言上件见的境件。长生师父问曰:你参丘哥道的言语便是,若修行人有的境界,但爱着他便是邪。一切境物中,只要不染不着,功夫到,道自应,便休疑心。张乃礼谢。

  又云:出家人个个要参访玄妙,每日一个都不行。换教性儿敦厚朴实,炼魔心地便是妙。若起一念见,要知觉念念觉回,一念不生是妙;人爱处要不爱是妙;人闻处要不闻是妙;人说古今兴废处,要不说是妙;不言是非长短是妙,不争人我是妙,不竞利名是妙,苦己利益他人是妙,不犯酒色财气是妙,忘了忧愁思虑是妙,说俗语处不说是妙,不起攀缘爱恋心是妙,永绝生烟发火心是妙,断了取诨嚣浮心是妙。但有一切旧爱境界,捩过不犯是妙。若依得此妙,便是微妙玄通,便是通玄达妙,便能通天彻地,感动圣贤。神气冲和便是达道之人,除外更有甚么。若依得此玄妙,何须别参。人只道更有玄妙,便要做神仙。若是此,当来这几个师家,於祖师处只传玄妙便(达)道,何须受了千辛万苦,炼魔心地,十二年积累功行。既做修行,要实行方可圆成。

  又云:出家人但进前程,休要疑心,若有疑心的人难进。假似出家十年五载之问,曾坐坐静,也曾起立因缘,也曾接待,也曾乞饭,也曾炼睡,也曾住山,种种皆曾为之,因为不见应效,便生退志,自言与俗何异?只此便是疑心,如何进得?虽然无应验,一志前程,更休退怠,直至终年,尽心尽命,合作福合,结缘处结缘,常休纵放身心,暗中积功累行,圣贤提挈。

  又云:三毒者,是人贪、嗔、痴也。贪嗔痴自欲而起。三欲者,食欲、睡欲、色欲。三欲既深,六贼侵害。经云:九窍之邪,在乎三要。转回贩骨,皆为三尸六贼。既为道人,须要捩过三欲。三欲既回,六贼三尸自易降伏。若非刚烈不能断决,直须着力前除。

  又云:一切有为运行气候,说些功法,都是仗俩。但有所学皆可弃,惟文书不可弃。文书只是个照道儿,为人心上未明,如天地昏暗,夜不能行,须要灯烛。若天地明朗,举目直造。经者,径也,是为人开径路。既心地开悟,文书亦不用。若唠着亦不是,及教门中一切缘事,亦不可著。但有所著,不能造道。如今修行人,为疑心多,下一遍志,生一遍疑心,则是福小。若下志不了道,与不下志的一般,干受苦。虽受苦,有般下志的人有头畔,有尽头,却有再悟。不下志的人没头畔,不能再返。人只要问玄妙,却不穷究入玄妙的头末儿,怎生入去。须要苦己利他,低下柔弱,迤渐习成。

  又云:坐园的,若赡得一二十人,自己可以错得闲受用,若瞻不得众人,自己饭也难消化饭的。若不於难处一匙半匙求觅,却於成熟易得处吃来饱,又不降心,成群作队,任自飘蓬,闲过日月,亦不济事,这闲煞难消。世上人无一个敢闲的,须要斡运营生日月也。不闲昼夜,须走一遭,这闲受人供养,煞不小事。

  又云:道人平等心也,不得皆有僧爱,有宠辱,有情欲,顺之则喜,逆之则瞋。若到无心地分,须要有主宰,如没主人,不知觉透入别壳。人皆要得道,你试勘十二时中,一个时辰是八刻,心还肯定么?休得瞒心做事,如不瞒心便是道人。大道易知而难行,说怕难片时了,须要心地下功,全抛世事。即今乞化道人粒无心,却皆谈话讲是非,看经一教论些假无心,圣贤不佑护,一个境界来,早打不过,成风魔疾病死了的多,皆为没福。若起因缘接待,教门用力,积得福多,圣贤提挈。

  又云:昔日师家得道各有时,马师父半路里得,谭师父半路里得,刘师父勾栏里得。人皆言得道通天彻地,亦有不通处,为功行不同,各有阶基。上得一重,天一重,较别见不到处,圣贤提挈。

  又云:如今道人住好庵观,引度门人,受人供养。早道有福是浊,福有尽,心清意静。若有一时安闲,是清福无尽。打尘劳是大功,降心是大功,亦不可尘劳为是。如逐日尘劳毕,寻个静处坐去,心上做功夫。然不到是处,天长地久,心上渐得安闲。即今谁肯降心,都纵心做事。如人毁斥打骂,尽是送福;如人道好称扬自己,尽是要福。经云:知空不空,知色不色,名为照了,乃阳也。但心定,行住坐外皆是行道。如心定,有为也是,无为也是;如心不定处,有为也不是,无为也不是。

  又云:《清静经》是人修行之要妙。若以有相解之,入去不得;若以有为解之,亦入去不得;若以无相求之,便入去得。言说不得处是大道,最为上乘人。无心是第一着,若与心相竞费力,以法治心,(是)有为之法。以道治国治身,乃无为之道也。

  又云:修行人不吃着好的,更不生烟发火,是积福;如要好的吃着,更生烟发火,辩证是非,动人心,是散福。如将自己钱物都使了,若众人羡爱,与本人增福,福广则安和也。夫三欲者,食欲、睡欲、色欲,之中食欲为根,吃得饱则昏睡,多起色心。止可吃二三分饭,气候自然顺当也。俺在东州时,少的先生三百众,后逢官魔留得三个。如今年少的,多有一志不退,都是有福的。

  又经云:心是根,法是尘,两种犹如镜上痕。尘垢尽时光始现,心法相悟即真人。只言坐是道,假如身坐心被物转了,至如打尘劳斡运,早不如心定,行住坐外皆是道。只要心不动。世人譬如一个铫子,两个耳,一个嘴儿,权将使用,或一日打破,复入炉中炼成金汁,匠手随模铸成器物,你此时怎言我是铫子。若一日眼光落地,望后世再得人身做决难。若不降心,吃一斋消不得。若心清意静不动,天下人供养也消得。

  又云:长春师父言:观那几个师家,福慧相貌皆胜自己,遂发心下三年志,要炼心如寒灰,下十年志,心上越整理不下。自知福小,再加志,着一对麻鞋,系了却解,解了却击,每夜走至十七八遭,不教昏了性子。后习至五十日不动心,真心常明,便似个水晶塔子。或一日却倒了更起念,师父啼哭,自是福浅。后长安统军请斋,至夜走失三番,师父自知福小,不能了道,经天魔又五帝大魔,飞石打折三根肋肢,亦不动心。后至圣贤,闻空中人言:你二月十五日得道。至十一日早别通天彻地,观见天地山河,如同指掌。

  又云:俺曾计较,一日十二时中,初时八个时辰不教昏,后至九个时辰,外有两个时辰,须当不过,不敢放令自在,昏些少恁般过日月,自后七八日全不合眼,只吃二三分饭。虽炼睡,亦炼心,若不炼心不济事。马师父云:稍令自在神丹露,略放宽容玉性枯。

  又云:马师父云仙有四等,鬼仙、人仙、地仙、神仙,皆有宿缘。如去后或居十洲三岛,名山洞府,随功行安排。功大者升为天官,功小者或五六百年、二三千年,再来人世上积功累行。便无功行,一志清静,到头亦有归止处。布施供养,结缘造福,有为功德,乃得人天之果,却轮转也。

  又曰:修行人有言无罪福的,十二时中不起凡心,方可无罪福。为者但有微行,不可积无者,但心上有米颗来尘事,速当剪除。心若不动则神定,神定则气和。三年不漏下丹结,六年不漏中丹结,亦在人九年不漏大丹结,无福不能成。

  真人云:俺初在家,见天下人过。修行人有大忌,见他过,莫为他人,和自己坏了。一切万事皆是数,须要般般放下。有大过者,有不及者。聪明人多驰骋,可以伏藏;淳朴人多执著,可以回转。凡修行之功行,更是稳坐。昔日坐环先生,一日十二时中,不敢放令自在,如囚人一般。如别人言,自己要不言;别人是非,自己要不是非;别人观色,自己要不观色。须要般般打破,此乃是最上乘一着。至如粒点假无心,也胜如有心的。学道假除假,修真空练空,本源归一处,明月与清风。

  又云:饱谙世事慵开口,会尽人问只点头。若是更和头不点,也无烦恼也无愁。

  又云:师默念经,不吹火,恐损神气,参圣争西南上卑位,坐则争近下容易处,都依得。才触着,又早生烟发火,叫唤却不损神气。

  修行人为不养父母,更不为国家用力,乃无用之人,消他天地间有用之物。不得因此麻衣纸袄,乞化残余,食用世问无用之物,便不了道,亦没罪业。若受人供养,如不了道,须索还他口债,如人气力尽,行不得。若相救助者是一功一行,更不动心。守道三年,圣贤尽知。修行人若没心,易过日,功行都有也。人则为心静处却思闹处,闹处却思静处。俺当时终日忘言,人道俺高傲。若求富贵,与人争名利的人,则是高傲。俺终日忘言而守道,心上清静的人,如伯夷、叔齐、许由、巢父一般,便无功行也好。俺持一志清贫,教门事大。

  修行人打熬睡眠,若物上心肯休歇,更事又不爱,饭食臧少,心上轻快,自然睡少,容易打熬,便又些少昏,也不妨事。若物物头头爱着,更要好的吃着,不臧饭食,推在这相也睡,推在那相也睡,便坐些也不济事。如不睡是志,往前有进境界。别也有一等人,言你坐个甚,是捏怪。为他进不得,是没道心。

  古人云:禽死因毛翠,龟亡为壳灵。不如无用物,安稳过平生。

  又云:夫婴儿之始生,受得一点灵光,本无罪福、无喜怒、无宠辱、无是非,被先有之人,教得争高竞下,是非人我,便是昧了。得悟之人除去情欲,返朴还淳,一志保护真气灵光,心於存道,虽然无功行,来来往往作个灵明之神。

  又云:性要养成容易,养多则功多,养少则功少。如何是养?只要不动心。修行人若识心见性,易过日;如不识心见性,逐日心上煞受苦。修行人不论心地,却论甚么?最为上根人行的,为人不悟不行。圣贤慈悲,恐随了人,教打勤劳、接待供养,苦己利他,柔弱低下,不教空过日。积德作福,福广则自然心地安和也。

  丹阳师父为慈悲上,直指人心地下功,全抛世事,此最上根人行的。修行人都有初志,十年之外都纵心,向有中寻有,寻不着,向空中寻,又寻不着。但降心有始有终,更待寻个甚么。大凡性儿在脚,头上脚上,无见眼前的,不见眼后的。一性遍满十方,一体同观,若着的尽是边彻,要活泼泼地。三年不漏下丹结,目有光明。六年不漏中丹结,出得阳神。九年不漏大丹结,飞腾自在。皆不出寂灭,性性中随饮啄,六般神用空不空。又云:豁达空拨因果,莽莽荡荡招殃祸。弃有著无病亦然,犹如避溺而入火。

  凡打尘劳,须消了逐日饮膳。如不打尘劳,更不降心,欠下口债。如播不动,修心炼性,暗积功行,柔弱低下亦然。如用心打尘劳,要福设如化饭,要办道,设修行人见人布施惧喜,见人将自己财帛烦恼。那的是逐日降炼性处,自己幻身尚不属我,惟一点儿真性是自己的。如有缘行缘,如无缘坐地养道去。释典云: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颗圆明色非色。人为六根妄动而不能神。六根者,眼不妄视,耳不妄听,鼻不妄闻香臭,舌不妄嗜滋味,身不妄贪细滑,意不妄游思虑,一心不动,物物头头左右护持,不伤自己真性。人为六处走失,把捉不住。若不走失则神聚,神聚则气聚,气聚则命自保,能成大丹。

  闲人心闲,最好道心坚固,打尘劳一志,尽心一同,化饭一志,尽心亦同,作道士一志,尽心亦同,只为心有千差万别,教人接待,为心好则有福积,攒稻粮,教过往人吃;种些蔬菜,教过往人吃;栽几个树,树下教过往人歇,则是攒福。亦不如希心养道为难行,教人接待,接待亦好。昔日大都里有个菜园陈,也说不得玄妙,也看不得经书,也无私无典,师父曾提挈上天。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