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open道德真源 >>open东方阳熹言道录 >>open如何化驴性(下)
Email

 

《东方阳熹言道录》

 

一四二、如何化驴性(下)

作者:东方阳熹

 

     我太太问:“如果是一头驴,该怎么使他化性,脱离畜生的苦啊?”

  我说:“教畜生和教人的道理一样。你必须温存待他,不可轻易打骂。如果驴发脾气,尥蹶子,你就生气用鞭子打他;他越发脾气,你越打;这样不但增长了驴的脾气,而且自己也被驴转了,自己的性子也就变成驴性了。将来不但这头驴不能脱离畜生道,自己也要变成驴啊,这是不可不知的。”

  “赶驴和教人,能扯得上一块儿吗?”

  “真会教人的,必会教驴。无论是教人,还是教驴,要救他出苦得乐,就要化他的性,而不是长他的性,激他的性。若是长他的性,激他的性,就是推他下地狱,撵他下地狱。要教谁,首先必须知道他的性,然后才能化他的性,这样才能够领他成道,救他出苦得乐。”

  “管与教的根本区别在哪儿呢?”

  “教是教化,管是管制。教人者自己首先必须做到两点:一是要定住自己的性,定住自己的本分;二是要知对方的性;只有这样才能够教人,否则就不叫教人,叫管人啦。教人者没有个人修养,必然定不住性;定不住性,必然被物转;被物转,就会丧失掉自己的本分。因此王**善人说:‘要先管己,不要管人’,这也是孔子所说的内修身克己,外齐家治国平天下的道理。一个人不管己,专管人,就像一个人管不住牲口,对牲口连打带骂一样,到头来这个人没有转变牲口,反倒被牲口转了,他也就变成牲口啦。当今无论是当家长的,还是搞行政教育的,几乎没有几个会真正教人的。正因为他们不会教人,所以世风日下,管人者反而堕落到不如被管者了。譬如,一个警察逮来个流氓,这个流氓不老实,警察就生气打这个流氓,这个警察也就染上了流氓习气,时间长了,他也就变成流氓了。若是一气之下把这个流氓打死,警察就成了杀人犯,反倒不如这个流氓。因此说,人必须先定住性,不被物转,再了解对方的性,化掉对方的性,才算是真正的教人、救人。当今社会重打击,轻教化,所以越打击流氓犯罪,流氓犯罪反而越多。一个流氓从监狱里出来,若是没变好,就是性子没化;如果出来后,反而变得更坏,就是他在监狱中长了流氓性,激发了流氓性。这就是管与教,制与化的区别。”

  “别说大道理,如果让你教化一头驴,你该怎样化他的性呢?”

  “一头倔驴到我手里,他尥蹶子不听话时,我首先做到自己不生气,不被这头驴转,不变成他那样;温存待他,不因为他发脾气、不干活,就在吃喝上亏欠他。然后时常给他讲佛法,讲道理,教化他。”

  我太太听后,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说:“你对驴讲人话,他听得懂吗?”

  “你笑什么?说久了,他自然就听懂、听明白啦。关键你得对他讲真话,讲实话。”

  我太太听后笑得更厉害了,说:“过两天驴还说人话了呢?”

  我说:“驴听不懂人话,是因为他没有长人的耳朵;他说不出人话,是因为他没有长人的嘴巴。但你不要以为他真的不会听,不会说。当今长着人耳朵的人,又有几个听得进人话呢?长着人嘴的人,又有几个会说人话呢?不信你问那些喜欢养猫、养狗的人,他们都知道自己的宠物说些什么,他们的猫狗也知道主人说什么。在别人耳朵里,听起来就是猫叫狗叫,但在他们主人的耳里,一听就知道猫狗的心思。万物的心本来就是相通的,要不怎说息息相通,有感遂通呢。”

  “那你准备对驴讲些什么大道理呢?”

  “因为驴的性里有阴木,有脾气,所以我没事时就抚摩着驴对他说:驴呀,驴呀,因为你前世欠的帐太多,所以才托生成驴啊,你若不做活,不能把债还完,下辈子还要当驴啊!驴呀,驴呀,因为你前世竞怨人,竞发脾气,所以才托生成驴啊,你若是还尥蹶子,发驴脾气,下辈子还要当驴啊!驴呀,驴呀,因为你前世竞以话伤人,打骂他人,所以这辈子才托生成驴,被他人打骂,你若是不能甘心忍受畜生的苦,下辈子还要当驴啊!”

  我太太听后,笑得前仰后合的,说:“驴能听明白吗?别让驴把你给踢了。”

  “我教人,常被人侮辱和诽谤,这不和被驴踢一样吗。被人踢我都不怕,还怕被驴踢吗!唯有不断的说,不断的教化,他才能够慢慢听明白。要不怎说,教育要随时进行,不断进行,长期进行呢。”

  “驴要是不听呢?”

  “我就比驴还倔!我不断的讲,不断的说,早晚能把驴性化了。”

  “驴性化了,该怎样待他呢?”

  “驴性化了,可不能把他当宠物养着,让他闲着没事干,得让他多干活,只有这样才能了他的罪,还他的债;只有让他尽快还完债,才能够使他托生成人。”

  “如果驴不愿意托生,非要跟着你呢。”

  “驴即使托生成人,也不算是个完整的人,他还是一半的人性,一半的畜生性,只有让他接受真正的道德教育,把畜生的那半边去了,才算是个完整的成人。因此说,未化性的人,不如完全化了性的驴。如果这头驴把所有的性子都化净了,那么这头驴就是我,我也就是这头驴啦,我就像张果佬一样,倒骑着他四处游历去。”

  我太太又大笑起来,说:“你怎么变成驴啦!”

  我说:“万物本来就没有人我的分别,因为物与物之间有私心,所以才产生隔膜了。上古时代,人和动物都没有私心,所以人与虎同眠。张果佬倒骑驴,老子倒骑青牛,这里面隐藏着无穷的妙意啊。”

  “里面有什么妙意呀?”

  “你看老子倒骑青牛,一步步的远去,人们也不知道是牛带着老子走,还是老子带着牛走,这不正是万物一体吗?不正是万物顺乎自然的无为大道吗?不就是大同盛世吗?世人都不知道老子出函谷关后到哪儿去了,我得着了老子的道,所以我知道老子到哪儿去啦。”

  “老子到哪儿去啦?”

  “函就是舌头,函谷就是嘴巴和嗓子眼,就是语言文字的出处。老子出了函谷关不见了,是说他已经透过了语言文字等种种关口,返回到无形无相,无有语言文字的先天佛国了;不在内,不在外,不在中间,无在无不在啊!现在的修行人全落在语言文字上,落在嘴上了,所以过不得关口,返不得先天啊。”

  “老子什么时候才能够回来呀。”

  “老子倒骑青牛,脸对着人们,一步步的远去,是在说,回头见。”

  “回头,是什么时候啊?”

  “老子回来的时候,也是自然无为之道昌明,大同盛世到来的时候……。”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只有到了大同世界,法律和宗教才可以废而不用。那时赶牛、赶驴的人,手中没有鞭子。因为那时万物没有私心,没有禀性,人就是我,我就是人,牛就是我,我就是牛,此才是万物同体、万物同心的盛世。不信你看,真正会赶驴的人,不是赶驴,而是放驴,驴走错了道,赶驴的人才扬起鞭子在驴眼前挥一挥,驴知道了,走上正道,鞭子也就放下了。因此那些真正懂得驴性的人,鞭子对他来说就是一种摆设,他一路上也不用一下鞭子。那些连打带吆喝的人,都是不会赶车,不懂物性的人。因此说,你看什么时候赶驴、赶牛的人不用鞭子,国家法律废而不用,大同盛世就实现了。”

   ……

写于:2009年05月15日

返回目录

 

Copyright © 2001-, All Rights Reserved. www.daode.org